中国食品工业杂志社主办

中国食品新闻网

2021-10(下)多家企业蘸酱告吹 酒企扩产潮仍在持续

2021-11-09 09:51:49来源: 《中国食品工业》

文 / 王 鹤 冯雨瑶

多家企业“蘸酱”告吹。

“酱酒热”下,此前多家高喊要“蘸酱”的企业近期先后按下“终止键”。继水井坊今年8月份宣布终止酱酒合资项目后,日前众兴菌业、吉宏股份也接连宣布“弃购”酱酒标的。

一边部分资本的接连撤离,引发市场关于“酱酒热”降温的讨论之时,值得关注的是,另一边酒企如火如荼的酱酒扩产仍在持续。郎酒近期官宣新产区投产,迎来历史最高酱酒产能4万吨;贵州安酒翻倍提升产能,宣布今年下沙量扩至2.4万吨,迈入“2万吨酱酒俱乐部”......此外,今年以来,茅台、国台、珍酒、金沙、贵州醇等也都发布了扩产计划。

3家企业“蘸酱”告吹

10月19日晚间,吉宏股份的一纸公告,再度将大众的视野拉回到备受关注的“酱酒热”话题上。

据吉宏股份公告,因市场宏观环境发生变化等原因,终止收购贵州钓台贡酒业有限公司不低于70%股权。吉宏股份从6月29日宣布“蘸酱”到终止收购,仅仅不到四个月时间。

而在10月15日晚间,另一家公司众兴菌业也宣布,因市场宏观环境发生变化等原因,公司拟终止收购贵州茅台镇圣窖酒业股份有限公司100%股权。

相比吉宏股份、众兴菌业终止跨界“蘸酱”,酒企水井坊终止“蘸酱”来得更早一些。8月1日,水井坊发布公告称,因在合资项目的若干重要商业安排问题上难以达成一致,公司决定终止酱酒合资项目。

“酱酒是中国社交消费的刚需产品,本身品质带有稀缺性,同时品类溢价较高、利润空间较大,加上没有保质期,投资的安全性较高,基于以上因素考虑,资本投资酱酒可能是为了资金避险,也可能是为了多元化发展,但不排除在‘酱酒热’的情况下,个别资本通过‘蘸酱’炒作自身股价,进而提高资本溢价的嫌疑。”知趣咨询经理蔡学飞表示:“企业宣布终止收购时提到的‘宏观环境发生变化’,其实也与前段时间在白酒座谈会上监管层对于白酒过度资本化提出了一些限制的政策意见有关。”

据了解,今年8月份,市场流传出一份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价监竞争局发布的《关于召开白酒市场秩序监管座谈会的通知》,根据通知,参与会议的包括酒企代表、酒协代表等。

据不少业内人士透露,此次会议不止针对茅台酒价格高涨如何控制等问题进行意见征集,还主要针对资本围猎酱酒的问题进行了主要探讨。

酱酒“产能潮”持续

值得注意的是,部分资本退出“蘸酱”的同时,酒企对于酱酒的“扩产潮”仍在持续。

郎酒集团近日宣布4万吨酱酒正式投粮、投产,迎来历史上产能最高时期。郎酒董事长汪俊林同时透露,明年5.5万吨酱酒产能将全面建成投产。

去年就迈入“万吨酱酒俱乐部”的贵州安酒,也一直在持续扩大产能。2020年,贵州安酒投粮规模1.2万吨,今年贵州安酒重阳下沙2.4万吨。仅仅一年,贵州安酒实现了从“万吨酱酒俱乐部”到“2万吨酱酒俱乐部”的飞跃。

此外,在近期的天津秋糖会上,酱酒“产区热”也愈发明显。据了解,由于白酒的生态酿造特征,酱酒的风格和品质高度依赖地理区域生态,除仁怀之外,金沙、山东、宿迁等地也逐渐成为酱酒发展的重要区域。

光大证券研报指出,从秋糖会参展情况来看,来自仁怀茅台镇的酒企多数通过塑造产区概念、历史积累等实现品牌传播。酱酒企业在打造产区名片的同时,也需要保证品质、讲好品牌故事,以实现长期发展。

“我们认为,产区内酱酒实际上是有发展机遇的,但是其他资本还是应该理性看待该发展机遇,毕竟中国酒类酱酒的突出发展,是中国酒类消费多元化的一部分,酱酒也不可能成为一家独大的品类。”蔡学飞总结道。

“清香、酱香、浓香将成为未来十年整个中国白酒的主流品类香型。目前虽酱酒占比较低,但其利润贡献比较大,这是所有的企业、机构及资本都看好的一点,整个酱香的竞争会越来越激烈。”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表示:“得产能者得天下,在产能的背后更多的是品质、品牌、服务体系、客户黏性以及是否有资本加持等,这些也很关键。”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