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食品工业杂志社主办

中国食品新闻网

2021-10(上)文和友:一家为城市文化而生的“超级餐厅”

2021-10-26 09:41:07来源: 《中国食品工业》

说到长沙,很多人绝对会想到文和友,像什么“文和友臭豆腐”、“文和友小龙虾”等等。但是你知道文和友为什么会成为网红打卡地吗?

“文和友之所以能成为长沙标志性的名字,最大的原因还是海信广场的“文和友”,这是一家集城市文化和地方美食于一体的原创公共空间。这里的装修全部都按照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风格设计,除去适合拍照之外,里面的东西也非常好吃,严格来说,这里更像是美食街,只不过这里的美食街实在是太好看了。

在这里,偶遇明星实在是太容易了,像周杰伦、张艺兴、汪涵与天天兄弟们,很多明星来到长沙都会来文和友打个卡。这里适合拍电影,同时也适合拍音乐MV,拍累了或者玩累了,随便在里面找家店就可以吃。价格公正,味道正宗,这是网友对文和友的评价。

文和友CEO冯彬说,伴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记忆中的街道、店铺等也随之消失,文和友希望将城市文化还原、展示,把人们关于城市的印象与记忆,浓缩在一座几万平方米的美食空间之中。

如今,文和友正与不同的城市建立紧密关联,在有限的空间内,尽可能多地装进本土特色内容。城市文化和地方美食有机融合,不仅能给消费者带来愉悦放松的享受,更具有挖掘和展示城市文化、繁荣夜经济、推广地方美食等更多社会价值,这正是文和友不断拓展的支点。

起于“龙虾”之末,止于文化之梦

当文和友还没有出现时,“文宾和他的朋友们”经营着一家小龙虾馆——“老长沙龙虾馆”,是这座城市商业拼图中再普通不过的一角。只不过,谁也没有想到,创始人文宾一直有个文化梦,他的梦想并不仅是做一辈子的小龙虾。

“老长沙龙虾馆”在2016年以前已经是当地的“人气餐厅”,门店原址距离长沙海信广场不远,由于搬迁问题,需要选择新的店址。

2017年,长沙海信广场和“老长沙龙虾馆”的招商谈判反复进行了六、七个月,双方僵持不下。当时谈判纠结的内容是,“老长沙龙虾馆”能不能承租海信广场一楼大约5000平方米的店铺,承担起主力店引流的作用。对于海信广场,这是一个冒险。彼时随着消费升级,购物中心的业态结构确实在变化,比如曾经红极一时的快时尚品牌,正在逐步退出一线城市核心商圈的购物中心一二楼的黄金位置,让位给新锐品牌。但是让一个“餐饮品牌”接手,在全国范围内都罕见先例。

海信广场位于坡子街的一头,沿着坡子街走下去,就可以到达长沙地标——五一广场,很多老长沙人熟悉的太平街也离此不远。对于海信广场来说,这是一场赌博,押中了就是长沙的新地标,押不中就是让全长沙看笑话。

谈判桌的另一头,坐着几个名不见经传的80后。这群80后的带头人、公司创始人文宾是从坡子街长起来的长沙娃,想法天马行空,志向远大。CEO冯彬也是履历光鲜,他就读国外名校,回国后也创过业。文宾和冯彬是拍档,也是好友。对于他们而言,这个项目必须拿下,他们的底牌是承诺新为海信广场每年贡献客流不少于300万人次。更重要的是,他们会做一个没有人做过的“文化项目”,这成为打动海信广场的关键。后来,全国人民都知道了它的存在,这个地方叫做“长沙文和友”(曾用名超级文和友),每年客流约1000万人次,长沙市的新地标。

在文和友,不仅仅是美食

文和友用7层楼重塑了长沙市井老街文化,涵盖了十余个核心景点,复原了150多间老长沙民居,每年接待上千万消费者。在这里,文和友还原了一段消失的老街——永远街,集合了三十多家经典长沙小吃。

今天,餐饮板块是文和友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和很多餐厅一样,文和友也有自己的特色菜。文和友外面经常排起长队,那都是等餐位的人。“很多人以为文和友的翻台率不高,其实我们的翻台率很不错。”冯彬说。文和友的菜单做得很有特色,除了主打招牌菜,后面就是10元、20元、30元分类,这样的价格分级非常简洁明了,很有利于客人做出点菜决定,提高翻台率。

更重要的是,这里吸引人的不仅是美食。

在文和友,不仅有湖南著名相声演员大兵创立的包含老长沙式的幽默“笑工场”,也有用复古而创新的近景魔术表演的“男巫公会”。在文和友这个社区,食客可以去隔壁的铜铺街彩票店试试手气,也可以去银河录像厅看看电影,玩累了可以在述古书店看看书,体验最真实的市井生活。文和友还与长沙市天心区民政局合作,设立挂牌婚姻登记处,在这里可以看到新中国建国以来不同时代的结婚证,也可以在此预约婚姻登记。

此外,文和友特意为当地的特色农业,提供了展示空间。宁乡花猪场里,“文文”“友友”和“泡饭”三只小花猪幸福生长,宁乡花猪肉也成为文和友的特色美食;在“望城荷花虾”钓虾体验场,吃着宵夜畅谈江湖人生。

文和友实现了从餐饮门店向一个综合体的转型,打破了整个中国商业地产的思维惯性。

每到一座新城市,都是从零开始

今天的文和友已经不仅仅局限于长沙,在广州和深圳都有门店。外界关注较多的是文和友走出去能否复制的问题,事实上这也是文和友最大的挑战。不过,“复制”本身是一个伪命题。

长沙文和友因为独一无二而被人记住,当它走出去时,意味着文和友不仅不能和同行雷同,也无法重复自己。“文和友每到一个新城市,都是从零到一。”冯彬说。

中国很多城市都有自己的文化历史传统,文和友实际上是一个城市故事的挖掘者,只不过用建筑、美食、文化的方式,把一个宏大的城市故事,在一个具体的场景里生活化的呈现出来。

广州文和友以上世纪80年代老广州为原型,打造了一个魔幻市井的美食游乐园,集合了多家有着老广故事与市井人情味的街坊店,如传统广州老字号美食店、福利彩票店、旧物店、怀旧酒吧。为了贴合老广生活的日常节奏,“广州文和友”社区“打包”了24小时的广州,既有亲切无比的日常生活,也有热闹精彩的夜生活。广州文和友主办的广州本土语言观察展、广州城相影像展等活动,也成为展示城市文化的一扇窗。

深圳文和友以当地具有上千年养殖历史的生蚝为背景,主打“老街蚝市场”,和多款各具特色的生蚝美食,打造属于这座城市美食地图。除了自创菜品,深圳文和友联合本地知名餐饮品牌,推出了多款城市推介菜,囊括了这座城市里的特色头牌菜。为了不断带来新体验,深圳的菜单每个月都会更新菜品。

在这座科技之城,场域内外用艺术装置“时空剥落”为人文艺术空间注入了新的科幻元素,沉浸式戏剧《绮梦》唤醒当地人旧时的深圳记忆,TOPTOY、黑洞等潮流品牌的加入,令深圳文和友充满了魔幻的科技感。

接下来,文和友将会拓展更多城市,已经确定的有南京。文和友的含义也在发生变化——文是城市文化,友是世界朋友。

文 / 本刊主笔 张 燕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