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食品工业杂志社主办

中国食品新闻网

2021-07(上)红牛商标世纪之战搅动功能饮料市场

2021-10-09 14:07:17来源: 《中国食品工业》

渴了喝红牛,困了、累了更要喝红牛”,曾几何时,这一广告词在全国各大媒体“轮番轰炸”,几乎家喻户晓。作为中国市场上最畅销的功能饮料之一,2013年之前,红牛几乎垄断了市场。但伴随中国和泰国两家公司对红牛商标旷日持久的诉讼大战,红牛市场份额逐年下降。直至2020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终审判决,确认“红牛系列商标”归属泰国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丝医药),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红牛)不享有商标所有者的合法权益。

就如同当年的王老吉和加多宝,商标大战伤了企业元气,丢了市场份额。如今的功能饮料市场,已不是红牛一家独大,随着乐虎、中沃、东鹏特饮入局,功能饮料市场已是多强分割。

从“蜜月”到对簿公堂

公开资料显示,2012年去世的许书标在1956年创立了出售抗生素的天丝医药,其后来转向以能量补剂研发为中心,并在1975年发明了一种由咖啡因、糖和氨基酸、牛磺酸制成的饮料,即泰国红牛。

1984年,严彬在泰国创办了华彬集团。1995年12月,华彬集团与泰国红牛、泰国天丝集团在中国合资成立了中国红牛,拥有“红牛REDBULL”商标在中国的经营权。

1998年,双方及另一股东再次签署新的合资合同,由天丝医药为中国红牛提供生产工艺、产品配方等技术方面的支持,华彬集团则主导产品生产和经营。

2012年,许书标去世,此后,天丝医药与华彬集团的合作出现裂痕。在其后几年,天丝医药一直指责华彬集团偷偷转移业务与利润。

2016年10月份,天丝医药宣布红牛商标许可合同到期,不再续约。但是,华彬集团此后仍继续主导生产销售红牛产品。对此,天丝医药选择对簿公堂,“红牛系列商标”使用权归属成为双方争论焦点。

能否继续合法使用“红牛系列商标”,意味着中国红牛能否在中国市场继续销售红牛饮料产品。为了获取商标使用权,中国红牛提出了多项主张,如作为涉案商标实际使用人,其为商标商誉提升作出了巨大贡献,应当享有商标权。

经过双方多年诉讼,2019年11月25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驳回了中国红牛要求法院确认其对17个“红牛系列商标”享有的所有者合法权益等诉讼请求。中国红牛随后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

终审确权,尘埃落定

2020年10月10日,中国红牛与天丝医药商标权权属纠纷案在最高人民法院第四法庭审理,该庭审直播观看人次达到了30万人。

中国红牛上诉称,一审法院对既定事实没有进行审查,多项基本事实认定不清,因此要求撤销一审判决,将本案发回重审。中国红牛也明确了其主张为确认其拥有相关商标的所有者合法权益,并非商标所有权。

被上诉人天丝医药答辩称,一审法院相关判决符合法律程序,天丝医药对红牛系列商标持有清晰、独立、完整的所有权。天丝医药等各方股东在1995年11月10日签订的“1995年合资合同”中有关条款的含义是指泰国天丝作为商标所有权人向红牛饮料公司提供商标使用许可,绝非转让红牛商标所有权。

据了解,上述“1995年合资合同”是指1995年11月10日,天丝医药与中国深圳中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食品工业总公司及红牛维他命饮料(泰国)有限公司(下称红牛泰国公司)签订了《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合同》,约定共同投资设立中国红牛,其中约定天丝医药公司“提供红牛饮料公司的产品配方、工艺技术、商标和后续改进技术”及“红牛饮料公司的产品的商标是红牛饮料公司资产的一部分”

根据2019年11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书显示,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中国红牛)作为原告,请求法院确认其对第878072、878073、1289559、1264582、5608276、1219609、5035427、969643、11227127、11460102、5035426、3478098、24144331、11227115、5033257、592693、5033255号注册商标17个红牛系列商标享有所有者的合法权益,并要求泰国红牛所有者天丝医药保健有限公司向其支付共计37.53亿元的广告宣传费用。中国红牛请求确认,上述红牛系列商标由红牛维他命独享所有权,若不能对此确认,则红牛维他命与天丝医药共同所有。2019年11月25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驳回了中国红牛的全部诉讼请求。

中国红牛曾在2019年11月28日晚的声明中表示,中国红牛是“红牛系列商标”在中国市场从零价值至数百亿市值的唯一投入方和贡献者。中国红牛在该案件中的核心诉求是,请求法院确认本公司对“红牛系列商标”享有合法权益,即有权使用“红牛系列商标”并享有其上所附收益等合法权益,而非请求法院确认本公司为登记注册的商标所有权人。而一审判决却回避了前述核心问题,仅围绕是否对“红牛系列商标”享有商标所有权进行审查和裁判,偏离了公司的真正诉求。

2020年12月,天丝医药发表声明称,最高人民法院终审驳回中国红牛上诉,维持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一审判决,终审判决再次明确“红牛系列商标”权属归天丝医药。

根据此前天丝医药表态,将不再授权中国红牛使用其商标,并对商标侵权行为进行追诉。这意味着,中国红牛很难通过新的合作授权方式寻求商标使用。

中国红牛则发表声明称,“二审判决并非双方法律关系的终局”,“将通过一切可能的法律救济途径,包括申请再审及提请抗诉,依法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终审后,该案件于2021年世界知识产权日,入选为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十大知识产权案例及2020年度北京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案例。

一波才平,一波又起。进入2021年,红牛商标纠纷再度上演。   2021年4月20日,天丝医药因华联超市销售中国红牛所生产的带有“红牛系列商标”的侵权商品,向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2021年5月12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向双方当事人送达了民事裁定书,即日起华联超市停止销售中国红牛所出品带有“红牛系列商标”的“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产品,裁定立即开始执行。

三个红牛,不要傻傻分不清

在双方进行拉锯战的过程中,逐渐出现红牛饮料的另一利益方——奥地利红牛的身影。

公开资料显示,1984年,奥地利人马特希茨联合许书标创建奥地利红牛公司,分别持有49%的公司股份,余下2%归许书标长子许书恩(现任泰国红牛饮料集团董事长)。而奥地利红牛全资子公司早在2014年就已经进入中国。不难看出,红牛的商标权构成十分复杂,早在上个世纪80年代就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美猴王”,而当事人并未足够重视,这么多年一直都存在商标权争议的隐患。

2019年12月24日,奥地利红牛在京举办签约谷爱凌新闻发布会,这是自2014年,奥地利红牛进入中国市场以来,首次高调举办推广活动。业内人士认为,由于华彬集团控制的红牛维他命和红牛品牌拥有者天丝医药在中国市场存在商标纠纷,奥地利红牛进入中国市场初期一直保持低调。

其实,在2014年进入中国市场之前,奥地利红牛已在中国成立工作组,并申请了保健品“蓝帽子”标识。目前,奥地利红牛在北上广深、南京、济南等城市进行线下销售,售价在15元左右,均为进口产品,主要通过经销商模式拓展。在线上,奥地利红牛在天猫和京东都开设了自营旗舰店。

据了解,1987年,奥地利红牛就已经推向了市场。2018年,奥地利红牛在全球销量达70亿罐,市场覆盖亚、欧、非、美各大洲。马特希茨依靠红牛早已成为了奥地利首富。

红牛商标旷日持久的诉讼背后,是中国功能饮料市场这块巨大的“蛋糕”。

中国红牛一直是华彬集团的“现金奶牛”。2020年12月底,华彬集团宣布,旗下的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战马能量型维生素饮料、芙丝天然矿泉水、唯他可可天然椰子水、果倍爽少儿果汁5个品牌销售收入实现242.01亿元。其中,红牛饮料销售收入超过228亿元。有行业人士认为,红牛系列商标一旦不被允许使用,中国红牛及华彬集团将遭受巨大损失。

有报告显示,红牛饮料在中国功能饮料市场中所占市场份额近60%,如果被禁售,国内功能饮料市场格局或将迎来巨变。

华彬集团对此已经有所准备。过去几年,华彬集团一直在进行新的市场尝试,试图摆脱过于依赖单品的局面。例如,公司大力推广另一款功能型饮料――“战马”,试图以此拓展新的盈利点,但从目前市场表现看,新品在短期内远远无法替代红牛产品。

作为法庭和市场上的双重对手,天丝医药在市场布局上也对华彬集团步步紧逼。2019年6月份,天丝医药联合中国市场新合作伙伴推出了红牛安奈吉饮料,又于2019年12月份宣布将原装进口红牛引入中国市场。

2021年7月初,泰国天丝集团首席执行官许馨雄致信第十一、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民建中央原主席、“思源工程”理事长陈昌智。许馨雄在信中表示,伴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和消费者日益增长的需求,泰国天丝集团对中国的未来充满信心,将继续秉承“立足中国,回馈中国”的宗旨,一是持续扩大在华投资,积极响应中国政府的有关号召,稳步推进此前宣布的未来3年在华投资计划,深化在华合作伙伴战略关系,增强营销和研发能力,扩建新的生产基地,提供更好满足中国消费者的产品;二是继续助力公益慈善事业,围绕中国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未来3年与“思源工程在经济欠发达地区开展教育助学、乡村发展、救灾赈灾、生态环保等公益项目。

红牛商标权属之争已落幕,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商标等无形资产界定不清晰,为企业经营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风险。据称,各路掘金者都想抓住红牛之争,发力功能饮料市场。但无论“两只牛”是否和解,功能饮料的财富版图都有可能因此改写。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