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食品工业杂志社主办

中国食品新闻网

鲍鱼龙鳝四头虾,年份好酒软中华:这个脱贫县,“办事”太铺张!

2021-01-25 11:03:32来源: 半月谈

  地处吕梁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山西省岚县,曾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2019年脱贫摘帽。半月谈记者近期走访发现,这个脱贫县的人情往来非常“豪横”,铺张浪费令人瞠目:普通村民办宴席,海鲜和高档烟酒成了席上的标配;邻居、朋友随礼起步就要数百上千元。

  1

  一场白事宴,花了10多万

  岚县某脱贫村村民姚强(化名)的哥哥不久前去世,家人给他办了一场风光的葬礼:宴席持续了3天,来了约200位亲朋,在村里的“红白理事宴会厅”前后共开了60多席。

  姚强掰着手指头,向半月谈记者匡算这场在村里“一般偏上”水平的葬礼开支:纸扎(纸人纸马等)13000元;灵棚4000元;吹鼓手11000元外加10多条香烟;每席(桌)菜的原料钱1100元,加上烟酒、高档干果果盘、按位上的10元一小盒的酸奶,一席近2000元。

  “为啥这么贵?你看看咱这里席上用的什么东西!”姚强说,当地农村办事,鸡、鸭、肘子等传统硬菜早就淘汰了,“档次太低,上不了席”。

  近几年,鲍鱼、辽参、鳝鱼、四头虾(1斤4只)是村民们办事的标配。“烟要上中华烟,酒要用年份酒。档次高点儿的人家用软盒中华烟、15年或20年的汾酒,一瓶好几百元;档次差一点的,也得是硬盒中华烟或同档香烟,喝10年年份的汾酒。即便用鸡,那也得是土鸡。”姚强说。

  不仅在农村地区,半月谈记者在岚县县城几个接办宴席的酒店、饭店走访发现,他们提供的结婚宴席套餐标准几乎都在千元以上。在一家数月前开业、比较高档的饭店,结婚宴席的标准从1288元一桌到3888元一桌。在1388元“天作之合”宴中,除了有辽参、龙鳝之外,还有老虎斑等海鲜。

  岚县县城某酒店3888元一桌的幸福美满婚宴

  “县城里一般用一千五六(每桌)的,好点的上了2000(每桌),最差的也在1000(每桌)以上。”一家酒店的经理说。这让吕梁市某局一名工作人员感到不可思议:在吕梁市区,许多老百姓办酒席才是四五百元一桌,县城里反倒高出两三倍。

  姚强说,岚县农村办事用的海鲜是到100多公里外太原市海鲜市场直接购买。“主家和请的厨子一起去,岚县的农村厨子都会做海鲜宴,做得太多了。”事实上,有酒店负责人告诉半月谈记者,碰到办宴席的客人,他们也是提前一天到太原采购海鲜。

  2

  随礼500元起步,搬家也要操办

  姚强哥哥的葬礼,虽然开支了10多万元,但是他们家并没赔钱,“因为这边礼重”。

  “村里最普通的邻居随礼要500元,县城的朋友随礼得4位数,要是亲戚那就更多了,小舅子结婚,姐夫一般随礼1万元。”当地一位村民说。

  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岚县不仅礼金重,办事“豪横”,红白喜事规矩复杂,办事的名目也五花八门,大小事都要“过一过”。

  有群众说,不仅娶媳妇、嫁闺女等红白喜事要操办,过生日、孩子满月、12岁“圆锁”、开业,甚至搬家等都要操办。办事规矩也很讲究,白事吃3天,结婚吃2天。

  半月谈记者在一家举办结婚“莜面宴”的现场看到,客人走时桌子上的菜剩了有一半。

  岚县县城某酒店吃完的“莜面宴”

  按照当地习俗,结婚头一天中午要办“莜面宴”。因为岚县穷,过去人们要炖上一锅烩菜,招呼亲戚们吃上一顿莜面(当地小杂粮),所以叫“莜面宴”。然而半月谈记者发现,岚县县城酒店的“莜面宴”动辄也得七八百元一桌。

  岚县县城某酒店吃完的“莜面宴”

  3

  背不动的“人情礼”增加返贫风险

  地处山区的岚县人爱吃肉,但半月谈记者采访中却发现一种怪现象:岚县人办事用海鲜,但逢年过节,自家人却不吃海鲜,只买些鸡鸭鱼肉,鱼也是草鱼、带鱼等“大众鱼”。

  事实上,地处吕梁山腹地的岚县,山大沟深,土壤贫瘠,为外界熟知的特产是土豆。为带动群众脱贫致富,当地将土豆作为重要产业,发展土豆全产业链,除了生产加工,还开发出了全部以土豆为原料的“土豆宴”,土豆花观光旅游等。

  “去吃席,有的菜认也认不得,吃也不会吃,还没土豆好吃。”有村民说,但轮到自己家办事,也得这样办,不弄让人看不起。

  “有的人家办事档次高,大家就跟着学,你好我比你还好,行情只涨不跌,就成了现在这样子。”姚强说,“其实大家也并不想这样,只是苦于没有机会,但凡有个坡,也就下驴了。”

  山西省社科院副研究员武甲斐、山西省智库发展协会副秘书长吴修明等学者表示,这种过度追求面子而丢了里子的现象,既非必要,也无实际意义,只会造成铺张浪费,败坏社会风气,加重群众负担,应采取措施予以引导消解。

  事实上,姚强所在的这个村,1/3的村民是建档立卡贫困户。为帮助村民脱贫,吕梁市从2015年起就向村里派驻了第一书记和扶贫工作队,带领村民发展多项产业,以尽可能多地为村民创造就业机会。

  一位在岚县驻村的扶贫干部说,背不动的“人情礼”成为贫困户的大负担,有的贫困户不得不借钱随礼。“这样下去,光这一项就增加不少返贫风险。”(半月谈记者 孙亮全

  (责编:霍海斌)

免责声明:中国食品新闻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 网站转载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有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