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食品工业杂志社主办

中国食品新闻网

“相互宝”成“相互跑” ,网络互助何以“门前冷落鞍马稀”?

2021-04-24 20:23:15来源: 半月谈

  半月谈评论员 胡洁菲 兰天鸣

  最近,网络互助颇不“太平”。继去年8月运营不满一载的百度灯火互助宣布关停后,美团互助、轻松互助、水滴互助等几大知名度较高的网络互助平台也陆续宣布下线……一度轰轰烈烈的网络互助行业,头部企业中只剩下蚂蚁集团旗下的相互宝踽踽独行。

  按照一般的商业逻辑,竞争对手相继退场后,相互宝作为业内“老大”应该乐得将剩余的商业版图收入囊中。然而,事实却非如此,“滑坡”的是整个行业。半月谈记者查询相互宝披露的信息,发现最新一期分摊人数已经下降到9265.62万,相较上一期骤降近200万,而高峰时期相互宝分摊人数曾突破1亿。为此,不少网友戏称“相互宝”已经变成了“相互跑”。

  如今,在各类视频网站、知识社区搜索“相互宝”这一关键词,“如何在支付宝内退出相互宝”“相互宝是智商税吗”“加入两年、如今患癌却不能理赔”……各类咨询、投诉和负面评价位列前排。

  曾经广受欢迎的网络互助何以落得“门前冷落鞍马稀”的下场?

  用户的“用脚投票”中有答案。以相互宝为例,来自安徽的唐先生告诉半月谈记者,其妻子在2018年加入了相互宝,当时重症疾病互助条款中包括甲状腺癌,然而到2019年底,条款却剔除了较为常见的轻症甲状腺癌、轻症前列腺癌,因而唐先生妻子不能寻求分摊互助。

  事实上,上线至今,相互宝已经多次修改了规则,且分摊费用从最初的每次1分钱上涨到如今的每次超6元。

  作为普通商业医疗保险的有效补充,网络互助曾一度因成本低、操作简单大受好评,也确实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因病返贫”“因病致贫”等社会问题。然而,规则“任性”修改、病种“任性”剔除、分摊费用大幅上涨……凡此种种,不仅“凉”了诸多用户的心,也不得不让人怀疑其设计初衷——究竟是从事互助计划,还是挂羊头卖狗肉的金融行为?

  事实上,尽管一再声称自己与保险机构和公益机构有本质区别,但大多数网络互助平台在产品设计上都与保险极为相似,也由此收获了大量的客户资源、社会关注资本和潜在盈利转化资源。同时,由于其产品兼具金融、保险、公益性质,法律和政策监管存在滞后,网络互助大有“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优势,收获了诸多监管真空的便利。

  银保监会副主席肖远企的话传递了明确的态度。在谈及美团互助关停事件时,他指出,“是慈善就归于慈善,如果打着互助旗号从事金融业、保险业,就偏离了互助的本质”“所有的金融活动都必须要‘有证驾驶’”。

  在此前发布的一则公益广告中,蚂蚁集团用“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来阐释相互宝的意义。对于今天的相互宝来说,不把用户的“明天”放在首要位置,平台的“意外”必不会缺席。

  半月谈评论员 胡洁菲 兰天鸣

  最近,网络互助颇不“太平”。继去年8月运营不满一载的百度灯火互助宣布关停后,美团互助、轻松互助、水滴互助等几大知名度较高的网络互助平台也陆续宣布下线……一度轰轰烈烈的网络互助行业,头部企业中只剩下蚂蚁集团旗下的相互宝踽踽独行。

  按照一般的商业逻辑,竞争对手相继退场后,相互宝作为业内“老大”应该乐得将剩余的商业版图收入囊中。然而,事实却非如此,“滑坡”的是整个行业。半月谈记者查询相互宝披露的信息,发现最新一期分摊人数已经下降到9265.62万,相较上一期骤降近200万,而高峰时期相互宝分摊人数曾突破1亿。为此,不少网友戏称“相互宝”已经变成了“相互跑”。

  如今,在各类视频网站、知识社区搜索“相互宝”这一关键词,“如何在支付宝内退出相互宝”“相互宝是智商税吗”“加入两年、如今患癌却不能理赔”……各类咨询、投诉和负面评价位列前排。

  曾经广受欢迎的网络互助何以落得“门前冷落鞍马稀”的下场?

  用户的“用脚投票”中有答案。以相互宝为例,来自安徽的唐先生告诉半月谈记者,其妻子在2018年加入了相互宝,当时重症疾病互助条款中包括甲状腺癌,然而到2019年底,条款却剔除了较为常见的轻症甲状腺癌、轻症前列腺癌,因而唐先生妻子不能寻求分摊互助。

  事实上,上线至今,相互宝已经多次修改了规则,且分摊费用从最初的每次1分钱上涨到如今的每次超6元。

  作为普通商业医疗保险的有效补充,网络互助曾一度因成本低、操作简单大受好评,也确实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因病返贫”“因病致贫”等社会问题。然而,规则“任性”修改、病种“任性”剔除、分摊费用大幅上涨……凡此种种,不仅“凉”了诸多用户的心,也不得不让人怀疑其设计初衷——究竟是从事互助计划,还是挂羊头卖狗肉的金融行为?

  事实上,尽管一再声称自己与保险机构和公益机构有本质区别,但大多数网络互助平台在产品设计上都与保险极为相似,也由此收获了大量的客户资源、社会关注资本和潜在盈利转化资源。同时,由于其产品兼具金融、保险、公益性质,法律和政策监管存在滞后,网络互助大有“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优势,收获了诸多监管真空的便利。

  银保监会副主席肖远企的话传递了明确的态度。在谈及美团互助关停事件时,他指出,“是慈善就归于慈善,如果打着互助旗号从事金融业、保险业,就偏离了互助的本质”“所有的金融活动都必须要‘有证驾驶’”。

  在此前发布的一则公益广告中,蚂蚁集团用“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来阐释相互宝的意义。对于今天的相互宝来说,不把用户的“明天”放在首要位置,平台的“意外”必不会缺席。

  (责编:霍海斌)

  免责声明:中国食品新闻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 网站转载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有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