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食品工业杂志社主办

中国食品新闻网

秋粮增产是如何夺取的④ | 防灾减灾 知天而作

2021-11-05 09:06:43来源: 农民日报

金秋时节,机声隆隆粮飘香!伴随着粒粒粮食收获入仓,我们又迎来了一个丰收季。今年秋粮增产已成定局,这一消息振奋人心。

然而,针对秋粮增产社会上也存在一些疑问,今年河南、山西等地遭遇大暴雨,西北多地遭遇旱情,加上玉米面临草地贪夜蛾威胁、水稻面临“两迁”害虫等威胁,这必然对粮食丰收造成一定影响。

那么我们的丰收是实实在在的吗?带着疑问,记者梳理秋粮生产过程中的各类信息,请教相关专业人士,共同解答今年我们是如何实现“龙口”“虫口”夺粮的。

微信图片_20211105090722

河南、山西等省遭遇极端强降雨,西北局地出现严重夏旱造成秋粮减产,为什么全国秋粮还能丰收?

正值秋粮生长的关键时期,今夏的一场大暴雨让全国人民都为河南捏了一把汗。而到秋收时期北方出现多年少见持续连阴雨,晋陕豫冀鲁等省降雨量显著偏多,特别是山西等地强降雨过程叠加,给秋收带来了不利影响,进度较常年明显偏慢,局部秋粮受损严重。

中央气象台正研级高级工程师赵秀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秋粮生长季天气气候形势复杂多样,局地暴雨洪涝频发,盛夏河南等地发生历史罕见极端强降雨天气过程,陕甘宁多地出现严重阶段性夏旱。不可否认,在少部分地区,粮食确实因灾减产了。

但这些极端天气对我国粮食生产全局影响有多大?从10月20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我们得到答案:除受灾地区外,其他主产区秋粮多数是增产的,特别是东北4省区增得比较多,全国有减有增,增得比减得多,算总账,全国秋粮是增的。

据农业农村部农情调度,今年河南秋粮受灾面积1100万亩,占河南全省秋粮面积的14%,占全国秋粮面积不到1%。山西、陕西、甘肃、宁夏等地因旱受灾1930多万亩,占全国的1.5%,而且杂粮杂豆等低产作物占比较大,所以对全国的影响也有限。从占比上看,旱涝等灾害对全国粮食全局影响有限。

我国地域辽阔,种植制度复杂,灾害年年有、季季有。实际上,除去少部分地方的极端天气,与往年相比,今年已经算是“天帮忙”。赵秀兰告诉记者,今年全国秋粮主产区春播以来,大部气温接近常年同期或略偏高,日照接近常年或略偏少,降水量接近常年或偏多,大部农区光热适宜、降水充沛,农业蓄水较充足,干旱、初霜冻、寒露风等农业气象灾害影响较常年明显偏轻,从全国整体来看今年气候条件对秋粮生产影响利大于弊。

微信图片_20211105090727

农业农村部农情调度数据也表明,今年农作物受灾面积1亿亩左右,而近十年平均每年农作物受灾3.6亿亩。从受灾面积和受灾程度看,河南、山西、陕西等地局部灾情确实很重,但是总的看,全国农业受灾程度是轻于常年的。

所以说,从总体上看,今年气象条件是有利于秋粮作物生长发育和产量形成的。

天帮忙,人更努力。今年汛期,农业农村部与水利、应急管理、气象等部门协同配合,及早制定预案,及时安排部署,组织开展防灾减灾夺丰收包省包片督导,全力打好抗灾夺丰收攻坚战。

重灾区少减产、轻灾区保稳产、无灾区多增产,这是今年防灾减灾的目标。为此,农业农村部组织开展“奋战100天抗灾夺秋粮丰收行动”,及时组织制定印发抢收抢种、南方水稻防“寒露风”、东北防早霜等技术指导意见。河南、山西等地遭遇极端强降雨后,第一时间组织工作组和科技小分队,赴重灾区开展抗灾救灾技术指导,千方百计夺取秋粮好收成,为秋粮生产保驾护航。

草地贪夜蛾、水稻“两迁”害虫等发生程度重于去年,这些病虫害到底有没有对粮食丰收造成影响?我们又是如何消除不利影响?

秋粮喜获丰收,过程却是来之不易。除了极端天气会造成粮食减产外,农作物病虫害也是我国的主要农业灾害之一,具有迁飞性、流行性、暴发性特点,所以其发生范围和严重程度对粮食丰收也有直接影响。

就秋粮两大农作物玉米和水稻而言,玉米面临草地贪夜蛾、玉米锈病等威胁;水稻面临稻飞虱、稻纵卷叶螟“两迁”害虫威胁。

发生面积大、虫源基数多,病虫害确实会对粮食生产构成威胁,并且威胁不小。来自农业农村部的数据显示,截至10月中旬,草地贪夜蛾已经在27个省份发生1981万亩、同比增加6.7%。水稻重大病虫累计发生8.16亿亩次。

从发生角度来看,病虫害属于生物灾害,每年都会发生,这是无法避免的。为了保障秋粮丰收,必须要“虫口夺粮”。

但今年我们是如何做到“虫口夺粮”的?以草地贪夜蛾防控为例。今年是草地贪夜峨入侵并在我国定殖危害的第三年,受境内境外虫源叠加影响,总体发生程度重于前两年,如果防控不好将对玉米生产构成极大威胁。

微信图片_20211105090731

对草地贪夜蛾的防控首先要从其迁飞路径上说起。全国农技中心病虫害测报显示,草地贪夜蛾2019年首次从云南迁飞入境,目前在云南、广西等西南华南地区发生定殖。因此西南华南地区也是发生面积最广的区域,其次是长江中游地区和黄淮海地区。

因为草地贪夜蛾喜食玉米嫩叶,我们要做到的就是延缓草地贪夜蛾的北迁速度,阻止其对黄淮海和东北等玉米主产区的威胁。换句话说就是要给主产区玉米留足“生长时间”,即使草地贪夜蛾飞到了主产区也让其“无饭可吃”。

所以,从去年开始,农业农村部组织各地加强“三区四带”布防措施:西南华南周年繁殖区重点扑杀境外迁入虫源,减少迁出虫源数量;江南江淮迁飞过渡区重点扑杀迁入虫源,压低过境虫源基数;黄淮海及北方重点防范区加强监测预警,科学用药防控,保障秋粮生产安全。

经过层层阻截防控,今年草地贪夜蛾发生控制在长江以南地区。江南、华南、西南造成的危害损失在3%以内,黄淮海、西北、东北未对产量造成影响,防控成效十分明显。

喜看稻菽千重浪,遍地英雄下夕烟。秋粮丰收少不了人为努力。今年,为做好病虫害防控工作,农业农村部印发了《“虫口夺粮”保丰收行动方案》,抓住重点区域、关键时节,加力推进统防统治、绿色防控、科学施药。我们不仅打好了玉米草地贪夜蛾防控阻击战,还打好了水稻“两虫两病”防控攻坚战,为秋粮丰收赢得了主动权。

在病虫害防控这项工作上,植保防治队伍立下汗马功劳。今年四川在2500个乡镇开展乡村植保员试点工作,每个乡镇聘请一名乡村植保员,承担病虫情报侦察兵、病虫防治技术指导员、植保法律法规宣传员、农药使用情况调查员“一兵三员”任务,很好地解决了乡镇植保人员缺乏,获取病虫测报第一手资料难、病虫防治技术指导到位率低等“最后一公里”问题。

可以看出,病虫害防控需要投入不小的人力、物力、财力甚至是脑力,但是为了保障粮食生产安全我们必须加强防控,不能让病虫“为所欲为”。让人心安的是,经过植保部门的不懈努力,如今我们的防控布局、防控技术、防控措施都越来越科学、越来越成熟,能够人为解除病虫危害带来的威胁,最大程度减轻损失,所以这些都是我们能够“虫口夺粮”保丰收的重要原因。

年年有灾情年年都丰收,防灾减灾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有人说农业生产的过程其实也是人与自然界斗争的过程,这句话不无道理。2019年南方多省暴雨洪涝、南方地区遭遇夏秋冬连旱等重大自然灾害;2020年初北方遭遇大范围、长时间冬春连旱;今年河南、山西等地遭遇暴雨侵袭……近几年我国粮食生产都遭遇了严重的自然灾害,部分地方确实减产了。但是,在防灾减灾过程中我们积累了经验,提高了防灾减灾能力,并且探索了行之有效的防灾减灾技术措施,如今我们农业生产不再完全“靠天吃饭”,“知天而作”成为现实。

经过多年努力,我国高标准农田建设扎实推进,农田基础设施逐步完善,农业技术推广服务越来越成熟,防灾减灾能力大大提升,可以说我们已经具备了应对自然灾害的保障能力和防灾减灾手段。

首先是防灾减灾能力方面,无论是灾害预警还是农情监测都有大幅提升。一是建立了气象会商机制。近年来,农业农村部加强与气象局会商,可以提前及时有效地发布灾害天气预警信息。二是农业农村部在各省有设备齐全的农业防灾减灾应急系统,可以对全国粮食主产省农情和防灾减灾实时监测。三是在全国建立了600多个农情基点县,在作物生长关键时期,定期上传苗情和灾害情况,能够及时、实时、全面应对防灾减灾相关工作。四是技术储备不断增强,我们有各自应对极端天气的技术措施和技术储备,并且随时发布,能够提高作物抗灾夺丰收能力。

除了防灾能力我们还有“硬件设施”,比如高标准农田。相对于普通农田,高标准农田建设的基础设施比较完善,包括水电、田边道路、灌水沟渠等配套,这样的农田抗灾能力强,能减少极端天气造成的不利影响。

微信图片_20211105090736

在今年在防汛减灾中,高标准农田就大显身手。7月下旬,受强台风“烟花”影响,江苏省里下河地区遭遇了大风和暴雨天气,局部地区短时降雨量达200毫米以上。若是以前,这样的雨情至少造成三成损失。但在今年,高标准农田项目区所有排涝机泵开足马力,闸口全力排水,实现了降雨均即时排出,即便是积水最严重的田块,一天内也能全部排出。暴风骤雨下,近1000万亩在田作物受损甚微。曾吃过涝灾苦头的群众连连称赞,高标准农田是真正的“不淹田”“高产田”。

防灾减灾的另一“功臣”是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例如在病虫害防控方面,今年安徽推行种植抗(耐)病品种、健身栽培、灌水灭蛹、适度烤田、栽培避病等物理防治技术;推广短稳杆菌、甘蓝夜蛾核型多角体病毒等生物农药控害技术,运用害虫性诱、灯诱、食诱“三诱”等理化诱控技术,多项技术结合,大力推进统防统治、联防联治,不仅做到减量控害,更是做到节本增效。

如今,在防灾减灾体系的支撑下,我们的粮食生产面对大自然的威胁不再“逆来顺受”。有理由相信,以我国当前的防灾减灾手段和科技增粮水平,除非发生区域性、大范围的自然灾害,否则稳粮增产都是有保障的。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