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中国食品新闻网!

中国食品新闻网

各诉其苦 外卖佣金该不该降

2020-04-14 17:54:40来源: 北京商报

  餐饮企业生存困境引发的风波还在持续,继“涨不涨价”后,外卖平台又遭多方“声讨”。多地餐饮行业协会呼吁外卖平台降佣金后,4月13日,美团外卖终于发布颇有诉苦之意的正面回应,称佣金收入的八成用来支付骑手工资,平均每单外卖利润不到2毛钱。而骑手则称每单净收入仅5元。不同立场各诉其苦,外卖平台低利润的可信度到底有多大?该不该降佣金?北京商报记者进行了多方调查。

  商户

  佣金太高 餐企难以为继

  自疫情发生以来,外卖成为特殊时期的刚需之选,几乎所有未停业的餐饮企业都开始发力外卖业务,一些抗风险能力较弱的单体餐厅也以外卖维持生存。

  也是从疫情发生开始,餐饮业内对于外卖平台降低佣金的呼声四起,不少餐饮老板都加入其中,希望外卖平台能够在这个特殊时期降低商户佣金以帮助餐饮企业在困难时期顺利开展外卖业务,多地商业、行业协会也发声声援餐饮企业,希望平台方能在此特殊时期降低佣金,但却并未达到预期目的。

  在北京商报记者调查采访过程中,几乎所有的餐饮企业都表示,目前平台对餐饮企业虽有一定的帮扶措施,但佣金没有降低。

  其中,一位不愿具名的单体餐厅负责人直言,目前外卖平台的高佣金是眼下餐厅继续发展的一大难点,外卖平台对单体餐厅的服务效率也明显下滑,“平台经理能找到我们,但是我们有事就找不到他”。

  协会

  呼吁减佣5% 取消垄断

  “广东餐饮行业协会控诉美团”的话题在近期登上微博热搜,由此可见,此次降佣“反击”并不是个人战。

  日前,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联合省内各地餐饮行业协会,向美团外卖递交了联名交涉函,呼吁美团外卖直接减免整个疫情期间广东省内所有餐饮商户外卖服务佣金5%或以上,取消独家合作限制等其他垄断条款等。

  根据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介绍,目前美团外卖向餐饮企业收取的高额外卖佣金,已超过餐饮企业承受极限,“美团外卖涉嫌实施垄断定价,各类收费层出不穷,设定了诸多不公平的交易规则,持续大幅提升扣点比例,新开餐饮商户的佣金最高达26%,已大大超过了广大餐饮商家忍受的临界点。另外,疫情期间,美团外卖依旧坚持采取独家条款,要求餐饮商家做‘独家经营’,否则就强制注销、下架门店”。

  实际上,呼吁外卖平台降佣的声音一直都在。此前已有山东、云南、重庆等多地餐饮行业协会公开“声讨”美团外卖,呼吁减免佣金。另外,四川省南充市火锅协会以公开信形式向南充市政府举报美团外卖存在突然提高佣金、垄断经营及不正当竞争两方面问题,获得南充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受理。

  消费者

  六成支持降佣金

  关于外卖平台佣金的问题,消费端也是各抒己见,倾向反对垄断降低佣金的人占比最多。

  有消费者认为,各方都实属不易,互利共赢是最好的解决之道,平台推出合理的规定和帮扶措施,商家可以选择合适的外卖平台,各找出路。也有消费者表示,在订外卖时,一般多个平台都上线的商户,会对比配送价格、优惠力度进行点餐。

  另外,一位此前经营过小餐馆的消费者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商品提价,消费者认为贵;不提价,成本又太高。等于是在帮外卖平台干活”。一份外卖原价20元,推出20元减5元的活动,平台费是按照原价来扣除的,原价20块钱一份东西,消费者花15块钱买到,商家到手8块钱左右。

  据新浪科技发起的“你如何看待外卖平台与餐饮商户各自所面临的困境?”投票,1.2万人参与,63.4%的人认为“垄断不可取,佣金应该降”,34.3%的人认为“都难,相互理解、找出路”,另外2.3%的人选择“其他”。

  平台

  每单利润不到2毛

  面对近期多方关于“佣金高”的声讨,美团终于在4月13日发声。美团外卖表示,2019年佣金收入的八成用来支付骑手工资,其中四季度外卖平均每单利润也不到2毛钱。根据美团外卖公告称,2019年,美团外卖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20%,佣金收入的八成用来支付骑手工资。

  美团高级副总裁、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在采访中表示:“美团外卖从诞生以来,持续亏损五年,即便在刚刚盈亏平衡的2019年,四季度外卖平均每单利润也不到2毛钱,占收入的2%,平台的绝大部分收入需要投入在帮助商户提供专业配送、获取订单和数字化建设中。”

  根据美团外卖发布的公告显示,在疫情期间,美团外卖启动了“春风行动”,推出每月5亿元流量红包、4亿元商户补贴,针对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商户,按不低于3%-5%的比例返还外卖佣金,覆盖全国商户数量超过60万家,对于武汉商家在2-3月全面免除佣金直至封城结束。相比疫前,七成商户外卖单量已恢复60%以上,有三成实现反超。此外,2020年计划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商家恳谈会,将更有针对性地推出相关帮扶措施。

  供应商

  骑手月薪7000-10000元

  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了一家美团外卖的供应商,这家公司在北京地区拥有多个配送站点。据该供应商介绍,与公司签约的美团骑手的工资构成主要是底薪+绩效,底薪由于涉及商业机密,该供应商拒绝透露具体数字。

  据悉,外卖平台的骑手构成主要分为两大类,平台骑手和众包骑手。平台骑手主要是外卖平台通过第三方公司招募的专门负责平台订单配送的骑手,这些骑手需要与第三方公司签订劳动合同,由公司进行统一培训、管理。相比之下,众包骑手则是以兼职工作为主,随时通过平台的众包骑手App抢单,机动性较强,并且众包骑手的收入构成完全由接单量决定。

  据上述供应商透露,骑手绩效主要是由工作时间、配送单量、配送效率、好评率等多方面综合考虑而定,其中该公司骑手每送一单可获8-10元的配送费。该公司一般的骑手每月工资大概在7000-10000元,其中不包括公司为骑手缴纳的社保费用。

  据一家私营企业的人力负责人介绍,由于不同公司缴纳社保的基数不同,不能准确了解上述美团外卖供应商每月在一位骑手身上支出的社保费用,但如果按照北京市社保缴纳的最低基数来算,如果一位骑手每月税后工资在7000-10000元,那么税前工资则为7711-10711元,人力成本则为每月9228元-12228元。“这只是工资性人力成本,不包含其他福利及奖金。”上述人士表示。

  除了骑手的薪资外,美团外卖还会支付这类第三方公司一定的费用,第三方公司除了用这笔费用给骑手发工资,还有其他部分成本支出。

  骑手

  一单净挣仅5元

  根据美团外卖发布的公告来看,2019年,美团外卖佣金收入的八成用来支付骑手工资。对此,北京商报记者也从多位骑手处了解了相关情况。

  一位兼职外卖骑手表示,美团骑手分为专送和众包,专送指只能在一个固定的区域内送餐,除了抢单外,指挥中心还会根据骑手位置来指派订单。众包则属于自己单干,需要自己抢单。“系统上根据路程远近,显示大概6-8元一单,每月一结算,整体感觉时间和油费成本过高,平均每单净挣约在5元左右。”

  另外一位骑手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外卖平台吃3家费用,每单包括商户提成、消费者的外卖费以及收骑手提成或超时费”。

  此外,不同平台下的骑手获取收入的规则会略有所不同。一些外卖骑手坦言,单笔订单的佣金并不多,油费支出也不少,这个行业挣钱主要靠的就是“拼命送单”,保持在一个月里每天工作10个小时不歇,月结收入可以到1万元以上。

  专家

  佣金比例由市场形成

  外卖成本走高,是从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之后开始的,直到今日,“外卖佣金”一事总是会作为餐饮业发展痛点被时不时讨论一番。此次疫情则催化了外卖平台与商户间的佣金矛盾。

  在中国社科院财经院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主任李勇坚看来,外卖在疫情期间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在保障居民的基本生活、保障居家期间的社会供应、保障餐饮业维持基本的开工量、保障社会基本就业等方面发挥巨大的作用。但是,考虑到疫情给整个社会带来的冲击,尤其是餐饮业带来的冲击,餐饮业仍面临着巨大的损失,这是本次事件的背景。因此,很多餐饮商家要求平台降佣,也就可以理解。但是,餐饮业外卖本身是移动互联网背景下形成的一种新的商业生态,在这个生态里,各个不同的商家都有着自己的利益。在此种情况下,餐饮业经营主相应要求平台降佣,是认为其在疫情背景下,受到的损失最大,这也的确是现实情况。

  “不过,外卖生态圈本身是商业化的结果,其佣金比例等都是市场交易形成的,因为一方受损而要求另一方共同承担损失,这并不符合市场交易原则。因为在市场交易过程中,一方受损一方受益的情况总会出现。”李勇坚称。

  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副所长胡晓鹏研究员表示,美团外卖扮演的是“中介”角色的服务平台,从获取利润的角度来说,其搭建平台以盈利为目标,并非公益机构,收费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其对于商户的佣金、对消费者配送费的定价高低必须取决于本身增值服务的价值。另外,从企业定位的角度来看,互联网平台核心作用是为民众提供服务,让消费者体验到满意的服务。而排斥性条款则违背了这一定位,从经济学意义上来说,也是具有垄断性质的。平台与商户的纷争最终“受害者”是消费者,需要考虑的是谁为消费者买单。

  另外,在中国烹饪协会看来,此次疫情促使配送到家服务需求迅速增长,未来餐企有必要考虑通过自建体系或者选择与组织方式和物流体系健全的相应平台合作,继续拓宽新零售产品线,创新经营模式,提供更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使其成为未来业务新增长点。

  但也有观点认为,餐饮企业自建外卖渠道其实早已经成为餐饮行业发展的方向,但自建外卖渠道确实会受到流量和配送成本的限制,因此能够走通这种模式的企业就需要具备自带流量或者能够承担配送成本的能力,这类企业也多以大型连锁餐饮品牌为主,例如肯德基、麦当劳、海底捞等。此外,一些从网红品牌起家的品牌也可以通过自身的流量优势发展这种模式,例如喜茶、奈雪の茶等茶饮头部品牌。这种模式对于一些中小型餐饮企业尤其是单体餐厅“并不友好”。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微信小程序的优点在于可以去避开大平台的佣金成本。但单独的小程序也有一定的限制,如果企业品牌力不足、关注度不高、客户黏性不强的话,很容易被消费者卸载。另外微信并不是综合性的外卖平台,所以商家面临的风险也很高。

  北京商报记者 郭诗卉 郭缤璐

免责声明:中国食品新闻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 网站转载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有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