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中国食品新闻网!

中国食品新闻网

丑橘不“丑” 四川丹棱县橘橙之乡产业突围记

2020-04-13 18:18:37来源: 农民日报

  四川省眉山市丹棱县位于成都平原西南边缘,是一座人口仅16.8万的丘陵小县。这些年,丹棱农村兴起了一个怪现象:男女适龄青年谈婚论嫁,不问彩礼不看房子,只问家里有多少棵树。

  所谓“中国晚熟柑橘看四川,四川柑橘看眉山,眉山柑橘看丹棱”,作为全国发展最早、规模最大的优质晚熟柑橘“不知火”(又称丑橘)产区之一,近年来丹棱书写了“一棵树,成就一个产业,富裕一方百姓”的乡村产业传奇,成为中国晚熟柑橘产业上的一颗闪亮明珠。

  2019年,全县16万亩晚熟柑橘,创造产值近30亿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出全省平均水平5100元,高出30%。在日前召开的2020年四川省委农村工作会议上,丹棱更是获评全省首批10个乡村振兴先进县之一。

  当下,正是丹棱“不知火”大量上市的时节。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果子销售情况如何?记者走访调查发现,面对近年来各地风起云涌的晚熟柑橘追赶者,一场产业突围战早已在丹棱打响。

  “不知火”还能火多久?

  4月7日下午,丹棱县县长黄秀航走进拼多多直播间,为“不知火”带货,吸引了近50万网友围观,一个小时便卖出近两万余斤,截止到当日17时,该平台销售丹棱“不知火”25万余斤。

  虽然做了充分的预案,今年“不知火”地头价仍然首次跌破了3元。“疫情导致的消费市场疲软必然会对产地销售产生影响,今年丹棱要打场硬仗了。”丹棱县委副书记王建祥告诉记者,早在2月13日,县委、县政府就以公开信形式向全国柑橘经销商发出邀请,同时发起了一场由官方支持的线上销售活动。

  “早知道该早卖了!”先涨后跌的晚熟柑橘行情,让惜售的果农大呼后悔。但在丹棱县生态源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波看来,这一切都在意料之中。“经历了十多年的好光景,即使没有疫情,后来者不断跟进,‘不知火’价格变得更加亲民,这是必然趋势。”陈波说。

  1998年,丹棱从36枝穗条、四株母树起步,包括陈波在内的15户果农种下第一批“不知火”。经过多年技术攻关,丹棱果农逐渐摸准了“不知火”的种植要诀。3月底上市的“不知火”“不与两湖抢早,不与赣南争中”,正好填补了伏季水果上市前的空档,很快得到市场认可,“我很丑,但我很爽口”的广告词在街头水果摊流传开来。

  “每年4月底5月初,“不知火”罢市,丹棱乡间就会流传各类致富消息:谁家果园卖了多少钱,给孩子在城里买了楼,买了车。”果农赵泽如告诉记者,行情最好的时候地头价能卖到9元/斤,一亩保守估计产3000斤果子的话,就是2.7万元,一户收入10万元轻轻松松。

  火爆的市场吸引了大批跟随者。“仅2014-2017年,三年时间,四川柑橘扩种200万亩,平均每年扩种面积在50万亩以上,其中绝大多数为高接换种和引进的晚熟品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各地都在发展,其中不乏实力雄厚的工商资本。

  随着新发展产区的不断投产挂果,“不知火”还能火多久?记者调查发现,为应对这一天的到来,丹棱已准备多年。

  一场广泛参与的新品种储备竞赛

  在丹棱“不知火”产业发展的功劳簿上,被奉为丹棱“桔橙之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今年已经84岁高龄的果树专家谭后根要记头功。

  20世纪90年代后期,随着“赣南-湘北-桂北”柑橘优势产业带的强势崛起,四川保持多年的柑橘产业优势逐步丧失。价格急剧下跌,丹棱大量种植脐橙的农户陷入产业发展困境。从县农业农村局退休的谭后根退而不休,经过反复调研和多方走访,将晚熟品种作为主攻方向,带领一群有干劲有想法的农户,在30多个品种品系中筛选出了“不知火”等多个晚熟杂柑良种。

  “经历了红橘、椪柑、脐橙等多个品种的兴衰,危机意识早就刻在丹棱桔橙人的骨子里。”县农业农村局局长叶晓梅说,“不知火”不是天上掉下来的,而是丹棱人在上一轮产业更迭的阵痛中,付出了长期艰苦的努力才发展起来的,因此丹棱从上到下对品种的更替兴衰都有深刻的认识。

  丹棱柑橘种植户对品种有多重视?“对一些重点选育的新品种,就是我们的农业农村局局长搭话问,农户都不会告诉她。”王建祥笑道。

  与齐乐镇大林村柑橘种植户张可文一次短暂交谈,让记者有了切身体会。他缓慢而郑重地打开一个盒子,里面有几个柑橘,每一个都套着塑料薄膜。“这是媛红椪柑,是中柑所用血橙和椪柑杂交的品种,2017年引进;这是柑平,2016年引进,2019年初挂果,可惜固性物指标上不去……”张可文压低声音,透着神秘和兴奋。在他的果园里,种着30多种柑橘新品种、50余万株柑橘苗。

  “任何一个品种都有自己的生命周期,我们不能违背事物发展规律,但通过不断选育新品种储备新品种,就有可能把握住产业发展趋势,立于时代潮头。”多年的钻研学习,张可文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土专家”。

  浓厚的民间品种选育氛围,再加上政府与中柑所、四川农业大学等科研机构的深入合作,近年来,丹棱县筛选出了数个表现良好的桔橙新品种,其中,经过16年艰辛选育出的有性杂交实生繁育的桔橙新品种“大雅柑”就以丹棱标志性建筑“大雅堂”命名,丹棱也成为四川重要的柑橘苗木、桩头交易中心,牢牢占据了产业微笑曲线的一端。

  王建祥告诉记者,为了将丹棱“桔橙之父”谭后根对品种的钻研精神传承下去,今年,丹棱将创建“谭后根工作室”,把官方和民间的柑橘专家集结起来,合力攻关,为丹棱桔橙产业的下一轮发力作好储备。

  盯优势补短板促产业链全面升级

  “酒香也怕巷子深。”为了帮助“不知火”拓展市场,自2013年起,丹棱县委、县政府连续7年举办桔橙节,连续7年举办“不知火”种植技术大比武,连续7年带领农户和当地经销商赴成都、北京、上海、深圳举办推介会,陆续打开了成都、华北、华东、华南市场。

  丹棱“不知火”的名气在业界逐渐传开了,但却一直没有成长起来一家叫得响的企业品牌。

  “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丹棱以小农户为主的发展模式决定的,全县8万柑橘种植户16万亩晚熟柑橘,人均果园面积才2亩。”陈波认为,比起那些动辄数百亩上千亩投入的企业而言,目前丹棱最大的优势是以家庭为种植单位,劳动力成本更低,管理更精细,而最大的劣势在于缺乏理解消费者语言的专业人才,对接市场的能力弱。

  2017年,丹棱成立国有平台公司——四川丹橙现代果业有限公司,着力推进引领丹棱“不知火”的标准化、产业化、品牌化进程。“创建品牌的目的不是追求高利润,而是让产业对抗市场风险的能力更强,更加稳定可持续。”丹橙公司董事长敖翔表示,随着晚熟柑橘产业进入后半场,渠道和品牌的构建愈发迫切。

  目前,丹橙公司已经基本构建起全产业链发展格局,在品种选育、种苗繁育、标准化种植基地、电商孵化、品牌标识系统构建、商超对接等多个环节发力。

  在丹棱,平均每2平方公里就有超过一家水果初加工企业,完善的产业分工和产业链条已经形成。“有经销商在外地买了果子,因为分拣包装不过关,不得不运到丹棱‘回炉’重来。”陈波告诉记者,熟练的产业工人、完备的产业链上下游产品,看起来不是核心竞争力,但后发区域要赶上来还是需要一个过程,这为丹棱产业升级又争取了时间。

  继10年前将留树保鲜、生草栽培等关键技术攻克推广后,丹棱可没闲着:2015年,制订全国首个“不知火”生产技术规范和产品质量标准;2016年,全面实施有机肥替代化肥;2017年,果农开始采用双层套袋技术取代单层;2018年,全县采用水肥一体技术的果园面积达到2万亩;2019年,老果园改造工作正式启动。

  2020年,丹棱又会有什么大手笔?王建祥透露,投资6000万元的中国晚熟柑橘大数据中心和规划面积达28平方公里的桔园新城已经在紧张进行中,这对丹棱桔橙产业占领产业高端将产生深远影响。

  一棵树,成就一个产业,富裕一方百姓。其实,比起赞叹一棵树,树下劳作的人更值得被铭记!

免责声明:中国食品新闻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 网站转载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有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