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食品工业杂志社主办

中国食品新闻网

新型菜市场不只卖菜 吃饭跳舞逛街甚至还能打疫苗

2021-05-31 10:09:30来源: 新京报

互联网巨头争相“卖菜”、生鲜商超不断创新运营,在新零售时代风口中,传统的菜市场如何在这场争夺战中留住原有顾客,更好地生存下去?近年来,越来越多的菜市场在激烈竞争中谋求变革升级,改变以往脏乱差环境的同时,留住烟火气。为了更好地落实菜市场改造项目,近日,全国城市农贸中心联合会组织北京菜市场负责人到上海、南京实地考察,许多菜市场经营者正是带着改造任务。

7月1日起,北京市地方标准 《社区菜市场设置与管理规范》将正式实施。新京报记者从全国城市农贸中心联合会了解到,今年北京将有超过10家菜市场进行升级改造,商务局还将对升级改造符合申报条件的菜市场给予补助。

高陵集市就像一个小型的购物中心。新京报记者 耿子叶 摄

传统菜场数字化转型电子秤回收摊主“大数据”

菜市场是百姓生活离不开的场所之一,但现在整个行业发展水平参差不齐。全国城市农贸中心联合会零售市场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于洪生多年从事农贸市场的经营管理工作,他向记者介绍,从全国来看,目前各地菜市场升级改造势头强劲,效果初现;但受多种因素制约,还有很多菜市场的管理者没有进入角色,仍处于摸索阶段。

在菜市场升级改造中,数字化转型是面向更多青年消费群体的必然选择。于洪生表示,菜市场需要在特色化、信息化、智慧化上下功夫,才能吸引更多的青年人到菜市场来消费,虽然现在很多年轻人乐于叫外卖,但随着消费心理的成熟,年轻人注定要回归家庭,面对文化层次高、知识更新快的青年消费者,菜市场的管理者需要三思。

在上海市长宁区新渔东路安龙路的美天新渔菜市场,原本是一个经营十多年的传统菜市场,当初人们说起这个菜市场,总会忍不住吐槽一句“脏乱差”。2020年,经过3个多月的改造,现在市场变成了一个以卖菜为主的便民服务中心,可满足居民多种日常需求。

美天新渔菜市场门口有一个大屏幕,显示了包括菜价和销量等各种信息。新京报记者 耿子叶 摄

在美天新渔菜市场门口的大屏幕上,摊主每天的交易排行榜、交易单品销量冠军等信息,居民进门就可以看到,还有当天菜价的变化趋势,一目了然。

美天新渔菜市场负责人徐清汇介绍,在市场里,菜只要一过秤,交易数据就会通过摊位的电子秤上传到数据中心,通过居民消费数据的收集,在每天设置的平价菜摊位上,根据人们的需求精准投放,开展促销活动。此外,电子秤的另一端还连接追溯系统,各类农副产品可追根溯源,保障食品安全。

美天新渔菜市场里设有平价菜专柜。新京报记者 耿子叶 摄

记者了解到,此前北京市商务局发布相关文件,支持社区菜市场(农贸市场)转型升级,支持菜市场设计和建设标准化、特色化场地环境的改造费用;支持菜市场购置电子智能秤、无接触测温设备等自动化、信息化、智能化程度高的设备费用。此外,文件还明确提出,对符合标准和要求的项目采取项目补助、以奖代补等形式给予支持,针对菜市场单个项目补助,最高金额可达到150万元。

北京市西城区天陶红莲菜市场的李和平此次也随行考察,她告诉记者,天陶红莲菜市场完成了基础设施改造,目前已经重新营业,“下一步我们还需要进行智慧菜市场升级,这一次正是要学习菜市场数字化转型经验。”李和平十分关注美天新渔菜市场的数字化转型方式,“下一步将根据考察经验,进行市场的数字化转型升级改造工作。”

“不只卖菜”这个菜市场身兼数职

“过去的菜市场只卖菜,很多市场经营者只管收费,其他的一概不考虑,现在不行了。”于洪生表示,在各地菜市场升级改造过程中,既需要政府明确菜市场的公益性质,更需要菜市场的经营者注意从单纯的管理型向服务管理型转变,注意把先进的服务理念引进到菜市场中。管理菜市场不单是摊位收费这样简单的事情,作为公众聚集场所,可以成为小朋友学习、青年人聚会、老年人休憩等场所的综合体,这样的菜市场发展起来才后劲十足。

在上海普陀区真如镇高陵路上,有一个时尚的真如•高陵集市,远远看去好似一个小型的购物中心。与其他菜市场不同,高陵集市虽是个菜市场,但周边的居民早已不把这里当作简单的菜市场,日常的吃饭、跳舞、健身、逛展,甚至当下正在进行的新冠疫苗接种,都可以在这里进行。

高陵集市变身为老上海风情打卡地,改造后增加了上海特色小吃馆。新京报记者 耿子叶 摄

高陵集市负责人王蔚敏表示,高陵菜市场原来是零售加批发性质的菜市场,为响应上海市对于标准化菜场的升级改造计划,2019年进行升级改造。改造后的菜市场,增加了上海特色小吃馆、服务片区的功能,服务半径也从原来的2公里扩大到现在的5公里,融入老上海的设计元素,让老市场变身为老上海风情的网红打卡地。

记者在高陵集市发现,菜市场原有的烟火气也保留了下来,卖菜摊主会主动给老顾客赠送点儿葱姜蒜等调味品,在摊位前你来我往地聊着家常,社交气氛颇浓。记者了解到,高陵集市还能实现社区老人日间照料、社区食堂、便民服务站、儿童成长中心、社区大舞台等功能,可以说为周边居民提供了丰富的社区交流活动场景。

高陵集市里也有菜市场的烟火气。新京报记者 耿子叶 摄

一说到网红打卡菜市场,许多人还会想到北京三源里菜市场。在传统菜市场中突出重围,形成网红效应的三源里菜市场,也在谋求持续不断的影响力。记者了解到,在本次考察中三源里菜市场相关负责人十分关注网红菜市场的升级经验。

“不过,菜市场升级改造不能盲目追求高大上。”于洪生表示,虽然北方传统的大摊位菜市场和南方弄堂式菜市场的设计理念不同,但都是当地邻里文化最浓的地方,2020年全国零售委年会上提出的“农贸市场是一座城市的灵魂”,就引起了与会人员和业内人士的极大共鸣。所以,菜市场还是要根据当地居民的生活需求,结合地域文化,在保留传统邻里文化的基础上进行升级改造。

郊区菜市场靠服务留住顾客 摊主年收入30万元

“一个菜市场生意好坏,既要看客流量,最关键还是精细服务的水平。”于洪生表示,相比网上卖菜和生鲜商超的标准化,农贸市场具有不可替代的多样化优势。传统菜市场在保留自身经营优势的同时,管理者需要转变观念,借鉴其他行业的服务优点,变单纯收费为周到服务,毕竟细节决定成败。

正是依靠服务和价格的优势,崧文菜市场在上海郊区具有颇高的人气,1400平方米45个摊位,周五、六、日三天的人流量达到2万人次,周一至周四也有7000人次。没有华丽的装修和多样化的功能加持,这个位于上海郊区的菜市场同样留住了人气。

记者在菘文菜市场看到,摊位上的鸡爪去除指甲、猪蹄剁成小块、活鱼杀好切成鱼片、蔬菜根择好……这样细致的菜市场服务区别于北方菜市场粗犷的风格。王弟弟是菘文菜市场的场长,今年已经67岁,每天早上市场7点开门前,王弟弟就会早早来到菜市场,抽查菜品来源、检查开门营业前市场的卫生情况,这是每天雷打不动的习惯。

菘文菜市场里,出售的鸡爪都会去除指甲。新京报记者 耿子叶 摄

菘文菜市场周边共有21个小区,近4万居民,在7个菜市场中,菘文菜市场是最小的一个,但生意却最好。要说起生意好的经营秘诀,王弟弟说,主要是是因为菜市场品种齐全新鲜,摊主服务好,价格相对便宜。“我们每周都会召集摊主开会,把周边菜市场的菜价了解清楚,摊主会主动降价15%,虽然利润减少,但销量增加,摊主还是赚钱的,薄利换多销。”

王弟弟告诉记者,菜市场里所有入驻的摊主,都是经过治安部门核实无犯罪记录的。自从2016年开业以来,45家摊主只更换过1家,因为被居民投诉,经核实确实存在问题,因此该离开了。目前,市场里的摊主每年的摊位费1.8万元,一个摊位就能挣20万-30万元。

“市场里大都是夫妻档,年龄最小的26岁。其中,一对卖半成品的年轻夫妇,刚来菜市场的时候,家里只有辆电动车,现在夫妻俩不仅买了奔驰汽车,还在上海买了房子。”王弟弟说。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