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食品工业杂志社主办

中国食品新闻网

中国粮食供需并无缺口

2020-11-02 09:11:30来源: 经济日报

  今年我国粮食生产经受了疫情、洪灾、台风、降雪以及草地贪夜蛾等重重考验,仍有望再次获得丰收。经济日报记者从有关方面获悉,今年我国粮食总产量有望再超6.5亿吨,谷物供应充足,中国有能力端牢饭碗。

  粮食供需并无缺口

  日前,有研究机构发布报告称,到2025年,我国有可能出现1.3亿吨左右的粮食产需缺口,其中谷物产需缺口约为2500万吨,一些人士据此认为中国将面临缺粮。

  事实上,粮食产需存在缺口,并非粮食供需有缺口。目前,我国粮食库存充足,库存稻谷和小麦够全国消费者吃一年以上,玉米自给率超过95%,粮食供应完全可以满足市场需求。

  农业农村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研究员习银生告诉记者,粮食产需缺口与供需缺口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产需缺口是指年度产量与需求相比存在不足的情况,不足的部分就是产需缺口。供需缺口是指供给不足以满足消费需求的情况,粮食供给量除了产量以外,还包括年度库存的有效供应量和进口量,目前我国粮食不存在供需缺口。

  我国粮食产需缺口扩大也并非始于今年,主要原因是中国大豆产能有限。我国大豆年需求量约1.1亿吨左右,90%以上的大豆需要进口。进口大豆的80%加工成饲料,20%加工成食用油,对口粮安全几乎没有影响。谷物主要包括小麦、稻谷、玉米、大麦、高粱等,其中小麦、稻谷和玉米并称三大主粮,小麦和稻谷统称为两大口粮。根据2019年我国发布的《中国的粮食安全》白皮书,我国小麦和稻谷两大口粮自给率超过100%,谷物自给率超过95%。

  目前,我国谷物处于产需基本平衡状态,不存在明显的产需缺口,但存在结构性矛盾。习银生认为,我国谷物产需缺口2500万吨,主要指的是玉米产需缺口。玉米存在较大产需缺口,也并不是因为我国生产能力不够,而是近年来我国推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动作为和必然要求。目前玉米产需缺口扩大只是供求关系调整的阶段性问题,而不是长期问题。今后在市场机制的作用下,我国玉米生产完全有可能恢复增长,产需缺口有望逐步缩小,并实现基本平衡。

  虽然我国玉米产需存在缺口,但供需并无缺口。从产量看,虽然今年受台风影响有所下降,但仍高于去年。从库存玉米销售来看,今年我国临储玉米库存拍卖成交超过5600万吨,其中有些尚未出库,有些出库后并未消费,而是从国家库存转入民间库存,按照出库进度计算,预计有2000多万吨临储拍卖玉米将结转至下年度消费。从进口来看,今年1月至7月,进口玉米457.0万吨,同比增30.7%,市场供应完全没有问题。

  叠加因素导致粮价波动

  农业部门的数据显示,今年夏粮、早稻实现增产,产量达到3402亿斤,比上年增加44.8亿斤,特别是早稻扭转了连续7年下滑势头。秋粮收获已近尾声,预计全年粮食产量再创历史新高,将连续6年保持在1.3万亿斤以上,把饭碗牢牢端在了自己手上。

  习银生认为,疫情对粮食生产基本没有明显影响,洪灾虽然影响了部分地区水稻生产,但从全国全局来看,降水充足的年份对粮食生产总体有利,丰产概率大。东北地区连续三次台风,造成东北部分地区玉米倒伏,但由于前期玉米长势普遍较好,台风发生时,东北玉米大多产量已经基本形成,实际所受影响较为有限。

  粮食库存充足是稳定市场的“定海神针”。我国粮食库存由政府储备、政策性库存和企业商品库存三大类组成。政府储备包括中央储备粮和地方储备粮,是保障粮食安全的“压舱石”。政策性库存是国家实行最低收购价、临时收储等政策形成的库存,库存数量相当可观,常年在市场公开拍卖。国家粮食交易中心的数据显示,截至10月29日,今年共计组织国家政策性粮食拍卖专场203次,拍卖总量达到9695.6万吨,有效满足了市场需求。企业商品库存是指企业为了经营周转需要建立的自有库存,目前入统企业有4万多家,库存数量也不小。“近年来我国粮食企业经营风险意识进一步增强,多建库存、多掌握粮源的意愿明显提高,目前入统企业商品库存同比增长了20%以上。”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粮食储备司司长秦玉云说。

  粮食供应有保障,但今年水稻、小麦和玉米价格均出现不同程度上涨,特别是10月份以来,东北地区玉米价格上涨幅度较大。习银生认为,今年粮食价格上涨是多种因素叠加作用的结果。首先,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引发了国际社会对粮食安全问题的担忧,一些国家采取了限制出口等措施,推动了国际粮价上涨,并传导至国内,影响了粮价走势。其次,台风使东北部分地区玉米倒伏,导致玉米收获成本明显增加,推动玉米价格上涨。同时玉米收获和上市后延,农民惜售进一步强化了玉米涨价预期。再次,市场炒作对粮食涨价的助推效应非常明显。今年以来,热钱炒作玉米等价格上涨预期明显,频繁炒作天气、疫情等话题,对粮价上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从粮食安全到食物安全

  粮食安全具有一定的层次性,一般可分为口粮安全、谷物安全和粮食安全三个层次。目前,我国已经实现了“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的目标,粮食安全形势处于历史最好时期。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确立了“以我为主、立足国内、确保产能、适度进口、科技支撑”的国家粮食安全战略,明确要依靠自身的力量,集中国内主要资源确保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国家粮食安全战略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程国强认为,经过多年坚持不懈的努力,我国建立了“三位一体”的粮食安全保障机制,即以确保口粮绝对安全为核心的国内粮食生产体系;以应对各类突发事件、维护市场稳定为重点的粮食储备体系;以统筹利用国际粮食市场和资源为目标的全球农产品供应链,三者互为支撑、协同一体。其中,国内粮食生产体系与储备体系,体现了“以我为主、立足国内”“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的粮食安全方针,而全球农产品供应链是“适度进口”的政策设计和路径选择,通过适度进口大豆、肉类等非主粮农产品,缓解国内水土资源不足压力,集中农业资源确保口粮生产。

  粮食安全,实际上是食物安全。根据1983年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定义,粮食安全的目标是“确保所有人在任何时候既能买得到又能买得起所需要的基本食品”。如今,我国粮食安全已经从追求“吃得饱”向“吃得好”转变,审视粮食安全的视角已经从粮食安全转向食物安全,在确保“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的基础上,不断拓展食物来源。值得关注的是,近年来,我国粮食刚性需求在增加的同时,食物消费结构也在发生重要变化,口粮消费逐步下降,杂粮、蔬菜、瓜果、水产品、畜产品等的消费不断增加。“一降一增”之间,折射出的是我国消费者食物需求更加多样化的趋势。

  “在食物消费多元化的新形势下,必须要树立大食物安全观,要重视‘米袋子’安全,也要重视‘菜篮子’安全,构建多元化的全食物产业体系,满足人们日益多元的食物消费需要,在更高层次上保障居民食物和营养需求。”习银生说。



免责声明:中国食品新闻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承担全部风险与责任。 网站转载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有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