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食品工业杂志社主办

中国食品新闻网

谁花8倍价格购买肯德基盲盒?消费鄙视链顶端和脚部竟是同一群人

2022-01-12 12:05:53来源: 上观新闻

熬夜排队买邮票就是喜爱,为啥买盲盒就成怪癖呢?

“2022虎年新春肯德基机器猫十二生肖盲盒公仔摆件接受预订,预计15日发货,隐藏款虎头帽价格暂时未定!”

今年1月4日肯德基与泡泡玛特联合发布的盲盒抢购风潮还未过去,秦煜又看到朋友圈有人发布新的盲盒抢购信息。在前一次抢购潮中,秦煜花100元买了一个“可乐娃娃”,如今6个一套的盲盒“端盒”价在二手网站上约600-800元,而“隐藏款”的单个价格普遍在800元左右,几乎是原本99元“套餐+盲盒”的8倍。

无独有偶,肯德基盲盒受追捧之前,上海迪士尼发售的系列玩具也曾引发排队购买,原价219元的玲娜贝尔毛绒玩具在网上一度叫价近2500元。

数倍溢价购买一件没啥用处的玩具,真的有人“接盘”吗?记者走访数位消费者现身说法。

心跳玩家:享受过程,却不知不觉花钱

今年元旦,肯德基微信公号发布推文,正式宣布于1月4日发布与泡泡玛特联名款盲盒套餐,证实了秦煜此前在盲盒爱好者聚集的微信群里听到的消息。

按照推文的介绍,该系列盲盒包含6个常规款和1个隐藏款,常规款和隐藏款的比例为72:1,共计发行263880份,其中隐藏款3665盒。消费者在每天规定时间内购买99元套餐即可获得一个盲盒。此外,活动还有500份399元“端盒购买”资格,不过该购买资格每天只抽取10份,难度很大。

新年上班第一天,秦煜早上7点30分就到家附近的肯德基想“预约”,被告知“不限量,但必须在当天10点30分到23点之间购买”。他只能先赶到公司上班,准备再到附近门店试试。谁知新年上班第一天开会时间较长,等中午赶到门店时,套餐已告售罄。随后他赶到更远的两家门店询问,也没能买到。

“下午的时候,各个社交平台陆续就有人晒出盲盒来,甚至有人已经凑齐了一整盒。”秦煜随即打开二手平台,果然已能搜到不少“现货”,普通款价格在100-150元之间,隐藏款普遍在600元以上。上过热搜之后,隐藏款的“身价”一度接近千元。秦煜随即花100元在上海同城购入了一只“可乐娃娃”,“终于赶上了微信群里‘晒娃进程’。”

“隐藏款”价格比“端盒”更高

在秦煜看来,一款盲盒是否值得购入有三个衡量指标:外观、品质和数量。“肯德基已经是一种流行文化符号,作为联名款式,这个系列盲盒是比较出彩的。”在秦煜看来,能把肯德基的汉堡包、薯条或可乐这样的招牌产品巧妙融入盲盒娃娃设计非常有创意,相比传闻中的新年盲盒“机器猫”系列,这个系列显然更具品牌标识度。但联名款质量一般,而且超过26万的发行数量与泡泡玛特节日产品的数量相当,着实不算少:“等到这一波风潮过去,价格落在50元左右,我还会买进。”

“相比最终买到的结果,我更看重的是购买过程体验。”与秦煜在一个盲盒微信群里相识的罗垠杰,更注重体验“抢购”“搜寻”和开盒的“刺激感”。罗垠杰“入坑”是在3年前抢购一款手办,全国限量100件,发售时间是凌晨零点。“因为价格上千元,付款时稍微犹豫了一下,结果不到30秒就卖空了。那时候是明显感到心跳猛烈加速。”

随着盲盒兴起,罗垠杰成了忠实爱好者,她曾一次连开10个盲盒,“每次打开盒子的瞬间,都是一次情绪的过山车。”在她看来,从限量款抢购到二手平台搜索,购买过程本身成了一种独特体验,然而一旦“情绪投入”就容易“花冤枉钱”:“有些款式你可能没有那么喜欢,但投入那么多情绪之后,就像钻牛角尖一样非要花钱买进。”

职业玩家:让人又爱又恨的少数派

秦煜和罗垠杰错失的盲盒,一般会从二手平台直接购入“拆盒款”。而这些手中似乎掌握资源的“神秘人”,却是其他玩家“又爱又恨”的特殊群体。

搜索二手平台上的肯德基盲盒,能找到不少卖家,其中既有单独款式,也有“端盒”销售,甚至还能“指定款式”。然而一旦询问起货源问题,这些原本热情的卖家往往会就此打住,或含糊回答“我有渠道”,或干脆拒绝回答。在一些卖家的主页介绍上,也写着“保真,货源问题不回答”。

尚未发布的盲盒已经上了二手交易平台

罗垠杰常常跟这样的“职业玩家”打交道,她怀疑其中有些人就是“二手贩子”。相比自己这样的普通上班族,这些人有时间去紧盯盲盒的发售时间,囤货大量购入。也有卖家透露,他们彼此之间也会“互通有无”甚至“远程调货”:“比如肯德基的盲盒,一线城市基本上是‘秒杀’,但是三四线城市买的人并不多,可以找人从这些城市囤货。”这位卖家还透露,盲盒、玩具等物品的技术含量并不高,市面上早已出现假货。

在罗垠杰眼中,这部分人还能被称为“玩家”,是因为“他们确实识货”。“盲盒里有爆款也有雷款,不是玩家或者特别熟悉玩家想法的人,不一定能分辨出其中的差别。要是囤了一堆雷款,还怎么赚钱?”

对于这样的“职业玩家”,秦煜和罗垠杰这样的普通玩家往往“又爱又恨”。“溢价出手爆款当然让人不舒服,可他们毕竟提供了买到的渠道,而且一定程度上维持着二手市场的秩序。”对于自己不再喜欢的款式或抽到重复的款式,秦煜一般会在群里与人交换和销售,有些也会挂上二手平台:“因为职业卖家存在,二手市场相对稳定,买到不喜欢的款式还能卖出补贴一部分损失。”

职业玩家在各社交平台和微信群里,总有办法吸引普通消费者的注意力,甚至他们就是这些微信群的群主或“主力军”。常常有网友将抽到的盲盒拍出精美照片,有人带着盲盒中的玩偶“打卡”景点,甚至有人将这些玩偶组合成短视频故事。“这些人发出照片,就会给许多人‘种草’,让大家想要买到同款。”罗垠杰坦言,一旦身处百人以上的微信群里,“暗暗较劲”远胜其他社交平台:“当你晒出一个热门的隐藏款,无论是花钱买的还是运气好抽到的,都能吸引许多人羡慕的眼光,真的会刺激人进一步消费。”

人民币玩家:鄙视链的顶端与底端

肯德基盲盒刚出不久,王瑜就在朋友圈晒出了全套盲盒。她并不是每天仅10名的“端盒幸运儿”,而是直接花800元买了全套——这样的人通常被称为“人民币玩家”:他们通常直接花高价买进已拆开的盲盒。

“端盒价格399元,实际上我只多出了400元左右就全部买进,这可能比去抽盲盒省时省力省钱多了。”比起盲盒消费者中大多数“学生党”或“职场小白”,今年34岁的王瑜基本实现了“盲盒自由”,成了站在盲盒消费链“顶端”的一群人。“盲盒中的隐藏款,溢价至千元左右已经很少,这对我来说还是可以接受的。”在她看来,盲盒的消费过程更像是商家的一场“陷阱”:“抽不到自己喜欢的款式,就被吸引着不断再抽,这样的方式可能比我直接买花的钱更多。比如肯德基盲盒平均72盒才有1盒,很多人花的钱远超过直接购买。”在王瑜看来,选择直接购买盲盒跟收藏手办一样,“只要自己喜欢就可以了。”

“人民币玩家”是秦煜“最讨厌的一群人”。“一方面因为他们肯接盘消费,职业玩家们才敢开高价;另一方面他们把盲盒的乐趣简单化为消费过程,既失去了盲盒的乐趣,也让更多人误会盲盒。”在二手平台上销售盲盒的卖家也坦言,“我们吸引的也是人民币玩家。”

有人通宵排队购买生肖邮票,邮政部门也推出盲盒 

不过,对于盲盒的销售现状,只要不出现迪士尼深夜排队那样的场景,各种等级的卖家倒不觉得需要外力干预:“熬夜排队买邮票就是喜爱,为啥买盲盒就成怪癖呢?”(编辑 李闯)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食品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自其他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仅供网友学习参考使用,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著作权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无意侵犯版权,如有内容、版权和其他相关问题,请速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尽快处理。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