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食品工业杂志社主办

中国食品新闻网

甜蜜素风波后再暴雷,老白干涉虚开增值税发票超200万

2021-06-03 10:37:41来源: 中国网食品

2021年初,据山东省市场监督管理局通报,衡水老白干旗下孔府家酒检出禁用添加剂甜蜜素,一度导致老白干股价连跌多日,而近日整理发现,根据黑龙江省绥化市和浙江省临海市两地法院公示的判决书显示,老白干曾多次涉嫌虚开发票,累计超过200万元。

涉虚开发票213万,仍坚称内控无重大缺陷

根据2020年11月26日,浙江省临海市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20)浙1082刑初926号】,浙江省临海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李叔明以牟利为目的,购买了打印机等物品用于伪造增值税普通发票并出售。

经查,2019年7月,被告人李叔明应客户要求,以衡水老白干营销有限公司为受票方,伪造并出售了天津方向的发票3张,金额共计104.5万元;

2020年1月,被告人李叔明应客户要求,以衡水老白干营销有限公司为受票方,伪造并出售了天津方向的发票8张,金额共计73.24万元;

此判决中,被告人累计为衡水老白干营销有限公司开具伪造发票11张,金额共计177.74万元。

而根据2019年1月31日黑龙江省绥化市北林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8)黑1202刑初115号】显示,2015年1月至2016年7月间,被告人陶立伟伙同王树田为河北衡水老白干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等三家企业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176份,价税合计18250627.52元。

经查,2015年年底,河北省衡水市个体工商户张某1与被告人陶立伟相识,二人之间有生意往来。在此期间,张某1在辽宁盘锦益海米业购进稻糠销往衡水老白干酒业公司,因益海公司不给其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张某1便找到陶立伟要求帮其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陶立伟同意后,张某1将开具发票信息给衡水老白干公司财务人员。

衡水老白干公司财务按张某1提供的信息分两次将货款汇给绥化市昊良米业,陶立伟收到货款后,于2016年1月14日让被告人王树田开具两张增值税专用发票,应税名称为大米。2016年2月24日被告人陶立伟为衡水老白干开具1张增值税专用发票,应税名称为大米。一个多月后,被告人陶立伟将衡水老白干公司汇来的货款又返给张某1个人账户上。

至此昊良米业加工有限公司为河北衡水老白干酒业股份有限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3份,价税合计352060.19元,税额36323.49元。

案发前上述三张增值税专用发票已认证抵扣,衡水税务稽查局接到绥化国税稽查局协查后,“衡水老白干”企业已经补交涉案三张发票所抵扣的税款。

但值得注意的是,老白干酒2019、2020年度内部控制评价报告中均表示根据公司财务报告内部控制重大缺陷的认定情况,于内部控制评价报告基准日,不存在财务报告内部控制重大缺陷,董事会认为,公司已按照企业内部控制规范体系和相关规定的要求在所有重大方面保持了有效的财务报告内部控制。

靠并购谋求全国化,但问题频发

老白干始于河北,却也陷于河北,迟迟难以走出“大本营”开拓全国市场,因此老白干将破局的希望放在了并购上,2017年老白干酒以13.99亿巨资完成了对丰联酒业100%股权的收购,丰联酒业山东孔府家酒、河北板城酒、湖南武陵酒、安徽文王酒四家区域酒企归于老白干旗下。然而收购完成后,子公司问题频发,老白干也颇受牵连。

2021年1月25日,山东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了关于20批次食品不合格情况的通告,其中,邹城市博贵百货超市销售的标称为曲阜孔府家酒酿造有限公司生产的府藏浓香型白酒(生产日期2019/1/26,规格型号500mL/瓶,商标:孔府家+图形商标),甜蜜素(以环己基氨基磺酸计)不符合食品安全国家标准规定。

根据《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GB 2760—2014)中规定,白酒中不得使用甜蜜素。而白酒中检出甜蜜素的原因,可能是生产企业为改善成品白酒的口感,违规添加甜蜜素。

事后老白干董秘仅回应称“该产品产量较小,不会产生较大影响。”,但最终老白干受“甜蜜素风波”影响,股价连续多日下跌,较高点相比,跌去三分之一。

除此之外,还出现了子公司曲阜孔府家酒存在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况,根据2021年4月29日发布的河北衡水老白干酒业股份有限公司2020年度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其他关联资金往来情况专项审核报告显示,曲阜孔府家酒业有限公司及曲阜孔府家酒酿造有限公司报告期内累计占用老白干酒其他应收款6000万元,累计偿还3543.81万元,期末往来资金余额合计为2500万元,占用形成原因是资金拆借。

营收净利双降,“百亿梦”仍然遥远

2019年,老白干曾提出“一定要成为营收100亿元,净利润25亿元,市值500亿元的现代化白酒上市企业”的展望,但从财报分析,老白干与上述目标仍然还有较大差距。

根据老白干2020年年度报告,报告期内营业收入为35.98亿元,同比下降10.73%,归属净利润3.13亿元,同比下降22.68%。老白干对此表示,一是报告期内受新冠疫情影响,餐饮、聚会取消,白酒销售终端受阻。二是安徽文王近年来业绩一直未达预期。

值得注意的是,据统计,2020年度,仅有老白干酒、水井坊、口子窖等6家上市酒企营收和净利润“双降”。而根据中国酒业协会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规模以上白酒企业实现销售收入5836.39亿元,同比增长4.61%;实现利润1585.41亿元,同比增长13.35%,老白干可谓是“逆流而退”。

2021年一季度,白酒行业集体回暖,但根据老白干2021年第一季度报告,报告期内营收7.54亿元,同比下降0.26%,归属净利润5614.52万元,同比下降14.59%,老白干再次“掉队”。

老白干对此再次表示,2021年第一季度受公司所在地周边石家庄、邢台新冠疫情防控的影响,白酒销售终端受阻,上述两地又均是公司的重点市场,新冠疫情及相应的防控措施给公司的销售业务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0
0

我来说两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