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头条

现金流吃紧!餐饮企业无奈卖蔬菜,账上几个亿的行业龙头都快扛不住了!

2020-02-04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admin  
   超市里价格水涨船高还不好买的蔬菜,在餐饮企业手中,却成了“烫手山芋”。
 
  2月1日,记者在北京走访看到,多家饭店门口均有各种类蔬菜在平价销售。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些蔬菜原本是为了春节黄金周而囤积的,然而,一场疫情打破了原本的计划,他们不得不想方设法尽快处理这些不耐储藏的蔬菜。
 
  “许多连锁餐饮企业都在找渠道,十几吨、几十吨进行销售。但现在的情况是,超市都有投放,不缺蔬菜,上下游回购了一些,但也不行,脱水蔬菜企业更是收到了大量订单,已经超过产能,无力再接新单了。”一位知情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消耗不掉又不耐储存,许多连锁餐饮集团将大量蔬菜捐至湖北疫区。据了解,仅海底捞就捐了新鲜蔬菜共计16.262吨,其中包括土豆、西红柿、杏鲍菇、娃娃菜、冬瓜等。
 
  不过,对小型餐饮企业来说,大量现金流正压在这些蔬菜上。对外平价销售只是减少损失的一个方法,现金流的收紧和遥遥无期的回暖或许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没有生意,但房租、人工都在不断支出,过不了多久可能就得宣布倒闭了。”一位餐厅老板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恒大研究院1月31日发布的《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分析与政策建议》中指出,宏观层面需求和生产骤降,投资、消费、出口均受明显冲击。其中受影响最大的就是餐饮、旅游、电影等第三产业服务消费行业。
 
  在中国饭店协会副会长、旺顺阁(北京)投资管理公司总裁张雅青看来,这次疫情对餐饮行业或将是一次大洗牌。
 
  蔬菜积压
 
  春节黄金周原本应该是餐饮企业的旺季,然而,由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发展,餐饮企业忽然成为受伤群体之一。
 
  一边是年夜饭取消、闭店、疫情持续;一边是食材库存的积压,餐饮业一时间内忧外患。资料显示,海底捞、太二、胖哥俩的全国门店在1月26日至30日或31日暂停营业,杨国福麻辣烫和张亮麻辣烫的多数门店尚未开业,后续营业时间将根据疫情发展情况和国家相关规定而定。星巴克、瑞幸咖啡、喜茶、肯德基、麦当劳等连锁品牌则关停了湖北或武汉的门店。
 
  比起关店,食材的处理成了一个尴尬的难题。
 
  据了解,由于越临近春节,采购价越贵,因此,为了尽量增加菜品毛利,餐饮企业一般每年都会提前备货。
 
  据局气员工介绍,望京店年前进了10多万的食材,不过,由于日营收远低于3.8万元的门店盈亏平衡线,前几日局气选择关闭大部分门店,食材库存难以消耗。
 
  不只是局气,受突如其来的疫情影响,许多餐饮企业都存在食材积压问题。
 
  “我司原本计划春节期间大部分门店正常营业,后因疫情原因,为积极响应国家号召,为进一步保护员工及顾客安全,我们决定暂停营业,因此,造成供应链有部分蔬菜出现积压。对于这部分蔬菜,我们处理方式为,联系供应商协助回收;与商超联系进行输送售卖部分蔬菜,以保证特殊时期市民的蔬菜供应;内部员工有一部分人员未回家休假(原春节期间加班),公司统一制作工作餐保证员工用餐安全。”一位连锁餐饮集团的发言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据了解,某家餐饮企业共有15吨各类蔬菜囤积,亟待对外消化,但找了一家区域蔬菜协会之后获悉,超市和一般零售店有固定渠道,很难接受餐饮企业的定向销售;同行业的餐饮和酒店都停业或半休状态,其现有的蔬菜品种大家都不缺,部分还存在积压的状况,因此没能成功销售出去。
 
  而更多餐饮企业不得不平价甚至免费送至周边居民。
 
  从1月28日起,眉州东坡推出了眉州东坡便民平价超市,提供四川特色的豌豆尖、牛心白、等食材,还在现场安排大厨教授如何做菜。除了在门店售卖外,眉州东坡也开始通过自家小程序、外卖平台、电话订购等方式销售食材,覆盖了门店 3 公里范围的居民,甚至提供免费的配送服务。
 
  有消费者反馈,便民菜摊、配送到家不仅方便,而且比超市价格便宜,最重要的是减少了人群密度,降低了交叉感染的几率。
 
  阿海小馆考虑到不少居民家中储备蔬菜已显欠缺,所以将储备的新鲜蔬菜拿出来免费赠送给附近小区市民,在短短2个小时,价值2万元的新鲜蔬菜全部发放完毕。
 
  三座大山压顶
 
  积压的蔬菜不仅仅是食材,更多地是餐饮企业的流动性。
 
  据了解,某餐饮企业在年前将100多万投入到食材囤积中,按照原本春节小长假,不仅能够全部回本,还将有100万左右的盈余。然而,疫情之下,不仅食材血本无归,房租、员工收入等净支出或将掏空其最后一点家底。
 
  “餐饮业2018年行情就不好,2019年更差,没想到2020年,直接面临关店危机。”一位餐饮行业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感叹。
 
  四川卤煮龙虾豪虾传创始人蒋毅也发现,一位开着两家生意不错中餐厅的朋友,由于发完工资后现金流不足,房租压力大,他觉得二月份仍旧难以开业,不得不忍痛退出餐饮业。
 
  在张雅青看来,餐饮行业这种惨淡如果在一个月之内都是可控的,但两个月、三个月就扛不住了,今年餐饮业的损失将非常惨重。
 
  外卖订单成了部分饭店的最后希望。然而,由于营业的餐厅数量少、配送费翻倍等原因,外卖订单似乎并不如想象的好。
 
  “摆在大家面前真正的问题,是人工成本问题和消费者的消费意愿问题,尤其是后者。疫情目前还没结束,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就算是结束了,消费者要再次回到以前的消费热潮,前后一共需要多久时间?”蒋毅说。
 
  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1月31日24时,国家卫生健康委收到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1791例(江西省、陕西省、甘肃省各核减1例),现有重症病例1795例,累计死亡病例259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243例,共有疑似病例17988例。
 
  疫情加剧,不光是小型餐饮企业,账上几个亿的行业龙头也快扛不住了。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对媒体表示,目前账上现金流抗不过3个月,关键时刻呼吁国家要托底。
 
  为了减轻餐饮业负担,目前,万达、美的置业、华润置地、大悦城等“房东”纷纷宣布为商户减免几天至一个月不等的租金。但在餐饮业相关人士看来,想要渡过难关,仍需要政策扶植,比如政府能在税费上有减免政策,或者能有相关补贴补助。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现金流,如果可以多推出一些像‘京诚贷’这样的金融产品,可能会对餐饮业有更多帮助。”上述餐饮行业人士表示。
 
  据了解,北京银行推出的“京诚贷”产品专门服务受疫情影响临时停业、资金周转困难的小微企业,特别是影响较大的批发零售、住宿餐饮、物流运输、文化旅游等行业企业。
 
  “我们的政策建议是,加大财政货币政策支持力度,补贴受损行业,疫情后大搞减税基建。财政政策是关键,加大减税和支出力度,扩大赤字;适当减免一季度受疫情影响严重的部门尤其是交运(民航、公路客运、水路客运和出租汽车)、旅游、餐饮、住宿等行业的增值税,亏损金额抵减盈利月份的金额以降低所得税;给予企业部分受疫情影响期间受损行业的财政贴息,可暂定一个季度;对参与非典防治工作的卫生医务人员提供临时补助;对参与捐赠的企业和个人行为予以所得税、个人所得税抵扣,不受目前企业所得税税前利润12%限额的约束,鼓励社会捐赠。”恒大研究院研报显示。

免责声明:
1、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食品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