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媒体聚焦

断供 包销 涉嫌垄断的原料药何时退烧

2020-01-10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近几年以来,药价飞涨和药品短缺问题一直牵动人心。扑尔敏、注射用糜蛋白酶、甘草片、罗红霉素等常用药品价格一路上扬。以注射用糜蛋白酶为例,原来全国中标价格,最低2.67元/支,最高不过7元/支,2018年7月份将中标价格提高至18元/支,各省均在做提价工作,部分地区甚至还出现缺货现象。其背后是上游一些原料药厂商以供应不足、快速涨价,甚至断供的方式来实现。
  
  所谓原料药,指的是药物当中的有效成分,只有经过一定的制备,才能成为临床应用中的药品,按类别大致可分为维生素类、抗生素类、激素类和特殊原料药四大类。近几年我国原料药市场供应总体较为充足,但部分原料药确实出现快速涨价、供不应求的局面。究其原因,与原料药市场的特殊性分不开,也有环保、药品审评等政策性因素影响,还有一些原料药在被“包销”后快速涨价,形成事实上的垄断格局。
  
  政策:从重从快查处医药垄断,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为了进一步做好短缺药品保供稳价工作,保障群众基本用药需要,2019年10月11日,国务院办公厅对外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短缺药品保供稳价工作的意见》(下称“意见”)。
  
  此前,医药行业曾发生多起原料药垄断案件。针对这一问题,《意见》提出要从重从快查处医药行业的垄断行为,遏制药价过快上涨势头。
  
  《意见》强调加大对药品价格监管和执法力度,从重从快查处医药行业的垄断行为,并在今年年底取得阶段性进展。这项工作将由市场监管总局负责,国家发改委、公安部、税务总局、国家药监局等部门协同联动。
  
  《意见》要求以最严的标准依法查处原料药和制剂领域垄断、价格违法等行为,坚持从重从快查处;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坚决处置相关责任人,并将整治结果及时向社会公布,形成有效震慑效果。
  
  “包销模式”与“事实垄断”
  原料药市场究竟为何会供应不足,甚至断供?
  
  据医药行业从业者分析,部分原料药涨价、供给不足的背后,既有政策因素,也有人为因素,尤其和“包销”等人为因素更有关系。
  
  一般“包销模式”的基本操作:比如某种原料药有ABC三家原料药企生产,年度销售额分别为8000万元、4000万元、6000万元。而某家商业公司同这三家企业分别签署全国总包销协议,协议中甚至规定,若该商业公司销售额达不到这些企业的年度计划,将提供全额现金补偿。或者某商业公司出面,收购ABC中的两家,直接控制股权,使得直接形成市场价格垄断。这样一来,ABC三家企业都不得参与该商业公司的营销和定价,而该商业公司则可以通过多次提价,获得高额利润。通过垄断原料药供应获得巨额利润,已经成为一些原料药领域普遍的模式。这些“包销模式”下的商业公司前期投入资金量不算太大,但能获得高额利润。这类商业公司作为第三方,与原料药生产企业的合作保密性做得好,不容易被发现,即便被垄断监管部门发现了,原料药生产企业也容易撇清责任。
  
  这类“包销模式”的形成,与一些原料药企业客观上形成的“事实垄断”分不开。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和反垄断局此前发布的信息显示,我国共有约1500种原料药,但其生产掌握在少数生产企业手中,其中50种原料药只有一家企业取得审批资格可以生产,44种原料药只有两家企业可以生产,40种原料药只有3家企业可以生产。
  
  例如资料显示,拥有扑尔敏原料药批文的企业共有7家,分别是万全万特制药(厦门)、上海新华联制药、河南九势制药、沈阳新地药业、北京太洋药业、上海现代哈森(商丘)药业,以及一家印度的进口原料药企业。河南九势年产扑尔敏原料药约100多吨,占据全国85%以上的市场份额,沈阳新地市场占有率排在第二位,年产十几吨左右。而其他一些药企的相关批文往往闲置。2017年12月底,沈阳新地被举报违法违规生产马来酸氯苯那敏,后经原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查实,被收回GMP(产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证书。此后,扑尔敏原料药的价格也从2017年底开始逐渐上涨。
  
  2019年1月初,扑尔敏生产企业河南九势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和湖南尔康医药经营有限公司,因实施垄断行为被依法处罚1243万元。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公告指出,2018年2月以来,两家企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以高价向下游经营者供货或搭售其他原料药,还提出缴纳高额保证金、提高成药价格并分成等不合理要求。市场监管总局认为其行为不但损害了市场秩序,甚至危害到血液透析患者正常治疗。
  
  如出一辙的还有注射用糜蛋白酶,原料药生产厂家原来有两家,上海上药第一生化药业有限公司、甘肃天森药业有限公司(现更名甘肃信谊天森药业有限公司),2014年起上海信谊药厂有限公司通过独家采购甘肃天森药业有限公司生产的原料药糜蛋白酶原料药,甘肃天森以扩产的名义拿到的停产告知函发给下游厂家,以达到断供目的,由此产生的赔偿费用由上海信谊药厂有限公司支付。自2014年起陆续停止为下游厂家华润双鹤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广东星昊药业有限公司、吉林省辉南长龙生化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生产厂家供应原料。导致注射用糜蛋白酶生产厂家无原料可用,甘肃天森药业和上海信谊药厂有限公司欲形成事实原料药垄断,欲形成市场上独家生产销售注射用糜蛋白酶形成终端垄断。
  
  随着国家反垄断调查日趋严格,甘肃天森药业在2017年注射用糜蛋白酶被列为紧缺用药目录的情况下,同意上海信谊联合医药药材有限公司出资控股,以便达到上海信谊联合医药药材有限公司可以完全控制注射用糜蛋白酶原料药价格继而控制注射用糜蛋白酶市场价格目的。
  
  延伸:原料药生产、分销环节垄断导致涨价,反垄断机构曾开出千万罚单
       2019年8月22日,国家医保局副局长陈金甫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提到,上游原料药垄断是导致药品涨价的原因之一,药品生产环节高度集中导致分销的渠道容易被控制,存在药企通过垄断控销获取非法牟利的现象。
  
  据了解,此前有多家药业公司因实施垄断行为被监管部门处罚。
  
  2018年12月市场监管总局发布的冰醋酸原料药垄断案。成都华邑药用辅料制造有限责任公司、四川金山制药有限公司、广东台山新宁制药有限责任公司三家企业作为冰醋酸原料药的供应商,多次进行商议达成调高冰醋酸原料药销售价格的垄断协议。市场监管总局经过调查,对三家企业的垄断行为处以合计1283万元罚款。
  
  不止原料药制造商,医药分销商也被指存在抬高药价的垄断行为。
  
  2017年1月,湖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对武汉新兴精英医药有限公司开出220万元的反垄断罚单。武汉新兴精英医药有限公司借用其他公司名义,取得水杨酸甲酯原料药的生产厂家的全国代理权,从而获得了水杨酸甲酯原料药100%的市场份额。随后,其将每吨2万元的水杨酸甲酯原料药价格抬高到最低每吨6万元,最高每吨50万元。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认为其行为严重扰乱市场竞争秩序,增加成品药厂家生产负担。
  
  药为治病救人之本,当原料药发烧了,先退烧才能救人!

免责声明:
1、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 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食品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