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食品工业杂志社主办

中国食品新闻网

三十年辉煌一朝坍塌,科迪集团游走破产重整边缘

2020-12-29 11:33:19来源: 新京报

在子公司科迪乳业元气大伤、立案调查结果尚未出炉之际,科迪集团却要被迫面对破产重整带来的不确定性。日前,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债权人针对科迪集团的破产重整申请。

作为全国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拥有30余年历史的科迪集团曾取得子公司科迪乳业综合实力位居河南省第一、科迪速冻位居全国前三、科迪面业位居河南省前二位的成绩。然而以2019年7月科迪乳业拖欠奶农过亿奶款为导火索,整个“科迪系”陆续呈现出经营困难、拖欠工资、资金紧张等问题。科迪集团危机随即浮出水面。

有前科迪速冻十年老员工评价道,科迪管理水平没有跟上这个时代,也没有培养出合适的接班人。科迪集团的没落完全在意料之中。

破产重整申请获法院受理

科迪乳业12月24日晚发布公告称,公司于12月22日收到控股股东科迪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科迪集团”)转发的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债权人魏某某以科迪集团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仍具备重整价值为由提交了破产重整申请书。

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魏某某的申请并作出《民事裁定书》,基本认定科迪集团具备重整价值以及拯救可能性,科迪集团获得重整成功具有一定可行性。

科迪乳业提示,科迪集团破产重整事项存在不确定性,可能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科迪集团如果成功实施破产重整,将有利于改善控股股东资产负债结构,有利于为科迪集团引入战略投资者,也有利于公司稳定健康发展。控股股东的破产重整申请不会对公司日常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目前公司的生产经营正常。公司积极督促控股股东归还占用资金。

公开资料显示,科迪集团创建于1985年,旗下拥有上市公司科迪乳业及科迪速冻、科迪面业、科迪便利连锁、科迪大磨坊食品,以“五大连池”为名头的绿色大米、非转因大豆、小兴安岭山珍特产开发等多家子公司,实控人张清海直接持有92%的股份。目前,科迪集团、科迪乳业、科迪速冻均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张清海也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裁判文书显示,此次向法院提出破产重整申请的魏某某曾在2019年与科迪集团发生债权转让合同纠纷。科迪集团公司因经营需要,陆续向3位自然人借款,张清海承担连带还款责任。截至2019年8月6日,尚欠借款本金1034.2205万元。2019年8月6日,3位自然人将上述债权转让给魏某某。魏某某请求法院判令科迪集团公司归还借款本金1034.2205万元并支付利息435万元。法院最终以此次债权转让未成功通知科迪集团进而失去效力为由,认为此次诉讼主体不适格,驳回了魏某某的诉讼请求。

据天眼查公布的信息,目前科迪集团卷入多起法律纠纷,涉及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证券交易合同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等。终本案件约达27起,执行标的总金额约为18.24亿元,未履行比例达89.1%。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认为,大股东破产重整,将减轻其债务负担,但是占用上市公司的欠款部分可能也会被作为重整的范围,且重整可能导致实控人发生变化。“破产重整就是压缩债务,将部分债务转为股权,对上市公司的欠款大股东肯定是没钱还的,那么重整后可能也就将欠款转为对大股东的股权或是只偿还一部分。”

曾陷多起民间借贷纠纷

科迪集团的潜在债务危机早在2018年筹划将旗下速冻资产注入科迪乳业时,就已暴露出来。

2018年5月,科迪乳业宣布拟以15亿元的价格向控股股东科迪集团等购买科迪速冻100%股权。由于预估增值率高达347.84%,且买卖双方存在明显关联性,被外界质疑存在利益输送,还为此遭到监管部门问询。而随交易预案一同曝光的,还有控股股东科迪集团卷入的16起民间借贷纠纷,以及其高达99.81%的所持上市公司股权质押。

同年6月4日,科迪集团在其官网发布澄清公告,否认与系列纠纷案中的15位当事人存在借贷关系,并称案件涉嫌虚假诉讼、诈骗、职务侵占,已由河南省高院提审并中止执行原生效判决。同时称,有3人因涉嫌诈骗等罪名已被虞城县公安局批准逮捕,尚有其他案件在刑事侦查中。而为避免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科迪集团已全额支付上述16案款项共3209.8943万元。

裁判文书网披露的卷宗显示,科迪集团前联行经理张某某以科迪公司经营需要资金为由,在2012年-2016年期间向多人借款并允诺利息。随后,张某某和科迪集团被多个当事人告上法庭要求归还本金及利息。一审败诉后,科迪集团向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但均被驳回。科迪集团当时辩称,张某某利用保管公章之际未经授权在借条上加盖印章。张某某则辩称,其向银行借款和民间拆借是用于公司的生产经营和归还债务及利息,系职务行为。

尽管该系列案仍在进一步查明,但科迪集团下属公司的高负债率及对上市公司股权的高比例质押,揭开了其资金链紧张的冰山一角。科迪集团当时持有科迪乳业44.34%股权,但质押比例高达99.81%。科迪集团在澄清公告中解释称,其质押股份全部用于下属各板块业务发展,不存在欺骗和违规行为。

财务数据显示,因银行借款及应付账款较多,科迪速冻2016年-2018年的资产负债率分别高达83.14%、70.49%、67.30%。科迪乳业的短期借款也从2014年的3.98亿元增至2017年的8.07亿元。对此,有投资者质疑科迪乳业关联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科迪乳业当时予以了否认。2020年半年报显示,科迪集团持有的科迪乳业股权已全部处于质押状态。

占用上市公司18.65亿资金

官网信息显示,科迪集团旗下科迪乳业的综合实力位居河南省第一位,科迪速冻位居全国前三位,科迪面业位居河南省前二位。但自2019年7月起,以科迪乳业拖欠奶农过亿奶款为导火索,整个“科迪系”陆续呈现出经营困难、拖欠工资、资金紧张等问题。科迪乳业目前正接受证监会立案调查。

科迪集团方面曾就拖欠奶款回应新京报记者称,近两年股市低迷,加上企业各种债务、贷款,导致资金紧张。

根据商丘市委督查二室今年1月、4月的公开回复,2018年以来,科迪集团“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困境”。一是科迪集团将持有的科迪乳业股票全部用于质押,质押金额约13亿元,存在被诉、平仓风险。二是由于银行、部分投资人抽贷压贷及补仓,使科迪公司资金净流出6亿多元。

相关部门回复还显示,2019年以来,科迪方面一直靠抽生产流动资金还贷及补仓,严重影响正常生产经营,导致2019年7月以来公司资金链出现问题,造成奶农讨要奶款、速冻客商讨要产品等多个事件,使生产经营受到较大影响。

科迪乳业2019年财报显示,科迪集团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累计发生额为66.57亿元,期末余额为18.65亿元,未披露预计偿还时间。同时科迪乳业违规为科迪集团等关联方担保2.72亿元,占公司近一年期净资产的17.26%,构成内部控制重大缺陷且未进行信披。

科迪集团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情况。

科迪乳业今年8月初回复深交所年报问询时表示,科迪集团各板块生产经营逐步向好,预计在1年内偿还非经营性占用科迪乳业的全部资金。但由于科迪集团部分资产所有权转移存在法律障碍等因素,科迪乳业年审会计师、律师均无法判断科迪集团的资金偿还事项。

此外,科迪集团对子公司科迪速冻也曾发生过资金占用问题。根据科迪乳业2018年6月对深交所的问询回复,科迪集团及关联公司在2016年1月-2018年3月期间多次占用科迪速冻资金,累计金额超过9亿元。科迪集团与科迪速冻法人张少华还曾在2008年向科迪速冻虚假出资8000余万元。

科迪集团的钱哪去了?

早在2019年7月奶农上门讨债、科迪速冻停产时,就有科迪速冻区域经理向新京报记者透露,此前科迪速冻市场每年都在正常盈利,但自2018年四季度开始缺钱,并一直持续到债务危机爆发。

从已披露的信息来看,科迪乳业与科迪速冻在2019年债务危机爆发前,一直处于盈利状态。2015年-2018年,科迪乳业营收从6.83亿元逐年增长至12.85亿元,2019年下降55.99%;净利润则从9667.71万元增长至1.29亿元,2019年下降235.51%。2017年、2018年,科迪速冻营收分别为6.02亿元、5.9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9302.51万元、7444.84万元。

科迪速冻2017年-2018年业绩情况。

“我们猜测,乳业和速冻的资金被挪用了,应该是科迪便利店拖累了集团业绩。”该科迪速冻前区域经理称。还有科迪速冻前员工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亏损最大的应该是科迪超市(编注:实为便利店)。有一次大区经理跟我们说,科迪便利干了两年,亏了5个多亿。”

天眼查显示,科迪便利连锁商贸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17年2月,注册资本为10亿元。该公司因未按规定公示年度报告,曾在2019年7月8日被河南省市场监管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2019年10月,有科迪员工发给新京报记者一张照片,显示科迪食文化广场超市在科迪大本营河南虞城县的001号店已暂停营业。

“科迪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张清海还是中国第一代乡镇企业家的气质,管理水平没有跟上这个时代,也没有培养出合适的接班人。”在一位曾在科迪速冻工作十年的老员工眼里,科迪集团的没落完全在他意料之中。

在他印象中,张清海人很聪明,有战略眼光,包括当初创立科迪便利店也是走在了行业前面。但导致科迪集团诸多投资项目没落的一大原因在于没有成熟的现代化管理体系和人才,也留不住人才。

“整个科迪集团及子公司实际上都由张清海把控。很多管理层都是周边乡镇的人,管理水平有限,也曾引进过职业经理人,但都干不长。”该员工表示,“科迪内部有很多既得利益集团,职业经理人使唤不动下面这些老人。我印象里科迪速冻空降过一名高管,有思路,但只干了一年。张清海基本事必躬亲,不授权也不信任职业经理人,就连他的子女也没有话语权,女儿张少华在科迪速冻几进几出。”


0
0

我来说两句